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知乎体]发现迷妹是迷弟是怎样一种体验?

[知乎体]发现迷妹是迷弟是怎样一种体验?17.6.11-14

♢AOTU:安雷 
♢原耽同人圈双修太太安&壕酷哥迷弟雷
♢傻白甜写法の初尝试x四千七一发完结,后续雷视角照应篇目

提问:发现迷妹是迷弟是怎样一种体验?

同人圈向来大多以妹子居多,所以常常就先入为主的以为对方是个姑凉。看过很多人描述自己偶遇/面基自己小迷妹的场景,有点儿好奇如果面对的是“'迷妹'现实中竟是个迷弟?!!”这种情况,太太的心理活动和内心世界*^_^*

回答:

匿名:

看到这个问题,我感到像看到了自己的现世报一样。

我不是什么知名太太,更没多少粉丝,但仅有的几个忠粉之一,就在最近不久,被我遇见了。真是说来话长。

首先交代下大背景。

本人男,爱好男,某原耽同人冷圈默默产粮割腿的双修狗。因为圈冷,被逼无奈,迫于现实压力练就一双摸鱼圣手。同人创作起步时期是在高中,不过因为在初中时不务正业耽于原创,好歹积累了些底子,有一定根基,所以也不至于有“入圈即黑历史”这样惨案的发生。

刚写第一篇同人的时候,有个人来我文章下评论,说“太太真棒”,还又点小红心又给小蓝手的。当时我下意识就觉得这是个妹子,回了个“谢谢^O^!”。本来以为就这样了,可从此以后,这妹子就像认准我了一样,发什么秒赞什么,还时不时开小号来强我主页。评论内容也由简单的“太太LOVE”之类千篇一律的小短评升级为成百上千字的长评。

尤其当我第一次发图时,我感觉她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激动。我至今无法忘记那铺天盖地的感叹号给我带来的强烈的视觉冲击。“转圈!跳舞!蹦迪!太太居然还会画画!好看的没有我!”,这也是她第一次说话带感叹号,以前向来给我一种特别理性萌的感觉。

由于我个人比较长情,基本也不怎么爬墙,长期原地坑底圈地自萌,所以高中整整三年,TAG下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我还坚守在下面。喜欢、推荐、评论我文章和画作的人也换了一批又一批,但那个小迷妹一般的girl仍始终陪伴着我。

起初,我只是很感动,但我爱好男啊,所以也只是在内心默默回应“妹子,沉迷谁都不要沉迷一个基佬,没有回应的”。

为了高考,我曾神隐了将近一年,在监狱式管理中水深火热,被没收了两次手机后选择改邪归正,从此只有每次放假回家才能联系到外界世界。因为不产粮也不发动态,肯定要掉粉的,这我也知道,可我一回家就惊了。私信99+,全是小迷妹的留言,有关心问候的,有加油鼓劲的,什么都有。接下来的整整一年都这样。我当时总在想,“如果你是个男的,我就娶了吧”,或者“如果我性取向正常,咱们就在一起吧”。可毕竟没有如果。

人这一辈子也碰不到几个能死心塌地对自己的人,更何况素昧平生。我当时有点想哭。

六月八高考完后,当晚回家上线就发了一条消息——“我要复健重出江湖了”。与此同时,小迷妹几乎秒评我说,“我也刚考完,期待和太太考上同一所大学”。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她原来也面临着高考的压力。并且,比这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她远远不只做了表面上被我看到的那些。

言归正传,后来,在长达三个月的假期中,我的摸鱼技得到了飞速提升,换句话说,我进入了一个画手的质变飞跃期,粉丝也越来越多。可我只有在收到小迷妹的消息通知时,才会感到“开心”的情绪。我甚至一度认为,这妹子要把我的取向掰正了。

再后来上了大学,我开始了充满“峥嵘传奇”的不一样人生。

“你曾说过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成了我的座右铭。

背景交代完毕,引入正题。

因为高考成绩不错,上了理想的大学。分宿舍也很幸运,分到了两人间(ps.四人间住两个人)。舍友是个土豪酷哥儿,传说中的真人版高富帅,现在最时髦最受欢迎那种。

海蓝色头发,紫葡萄色眼睛,头上还包着一块印着星星的布。只看脸的话,还算我喜欢的型。

但我和他肯定没可能。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也不知哪来的自信。

舍友军训完后不久就发挥了“钱的力量”这一外挂,在当地(某房价畸高一线城市)买了套房,一次性付清全款,潇洒搬出去了。

我更乐得其所,开始了单人单间生活,自在惬意。壕舍友难得回来一次,所以我和他也就基本仅限于“同班同学”的关系,虽为舍友却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舍友情份。直到某天。

现在想来,那简直是我大学生活的人生转折点。

某天我从食堂吃完饭回宿舍,看到土豪正一脸欢欣雀跃的坐在我床上,无比快乐的翻着我撂在床上的我刚出的新本子,一改往日喜怒不形于色的霸道总裁形象。

这画面吓了我一大蹦,整个人寒毛倒竖。我三步并作两步走,刷地冲上去就把本子截获了。在那刹那,我脑子仿佛都在一瞬间空白了。

紧接着——“我靠我喜欢耽美的惊天大秘密被发现了”,“万一这酷哥儿是个碎嘴怎么办,我和他也没有深厚的革命友谊,如果到处乱说我就死啦死啦地”,“幸好R18特典被我藏起来了”,“要不杀人碎尸吧,看了几百集柯南的经验足以让你完美作案了少年”……就像满天弹幕一样,白刷刷的齐压而过,那心理活动的复杂程度我都觉得害怕。

可能我的表情太凶恶,吓到土豪了,他和我对视良久,突然说,“你也看《xxxx》啊?”

我凶恶的“嗯”了一声。

“你也喜欢xxx太太(此处匿名)?”

我脑死亡的“嗯”了一声。

“真是天涯何处无同好!”

“哦……”

……等等,同好。同好?!!!!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就get了一个活生生的,迷弟。

而后,这个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酷哥儿,他竟然,搬回宿舍住了。还说,想和我讨论剧情交流心得体会。

听上去没毛病……可我有问题啊?

从此无心码字,无心撸图,每次更新都是半夜三更悄咪咪闷在被窝里打字。

小迷妹问,近来怎么睡这么晚,还说,早点睡,熬夜对身体不好。

我说,近来住处添了新客,闹腾。

我该何去何从,愁。

随着对酷哥儿了解的深入,我逐渐发现他闷骚的真面目,以及,对xxx太太(实际就是我)的疯狂迷恋。

原来我不只有迷妹,还有迷弟。

这个现实让我心情迷之复杂,难以言喻。

某天,土豪问我我某app账号是什么,他要加我好友。

我从没想过还有这一出,当即一脸懵逼。然后迫使自己冷静。

首先,我总不能直接跟他说,“其实我就是你沉迷的无法自拔的xxx”,感觉场景一度会陷入尴尬。

其次,也不能重开个小号。太干净,什么也没有,一看就知道是糊弄敷衍。

最后思来想去,自认为缜密的报出了我的一个平时用来摸小虾的小号。

结果刚说完,我就感到酷哥儿整个人都仿佛石化了半晌。这反应惊得我也塑像化了半晌。

直到他又不紧不徐的开口笑道,名字挺好听的。

妈哎,铁树开花了。

现在想来,真想给当时的自己一个嘴巴子。直接说没有不就好了?愁。

自从酷哥儿大兄弟搬回宿舍,我的智商好像就开始直线下降。

接着,高潮来了。

某个在国内数一数二的同人大展快办了。这展除去它的商业功能,简直可以被称为“大型粉丝太太面基会”,场面极为壮观。

我一直都很想去看看,加之今年刚出了个新漫本,尚未开售,就想到展上看看,顺便租个摊位售本。

尤其听说酷哥儿那两天有事,我可以单独行动,简直完美。

于是我就高高兴兴去申摊了,申成后,摊宣自然不可或缺。但我考虑了一下自己的性别,卖女性向同人本横竖怎么看都显得很奇怪。即使现在社会开放,人们思想接受程度也都提高很多,但我心里还是有个坎儿难以迈过,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于是默默又在最后加了句“朋友代售”。

酷哥儿那段时间也不知为什么整天闷闷不乐的,精神萎靡活像失恋,连宿舍都不回了。

我没心思更没时间管他,一心筹备参展事宜。直到开展那天。

我当天早早就拿着摊主证进展收拾摊位,好不容易拾掇完。结果刚松了口气还没等屁股挨上凳子,就看到一张面部表情有点扭曲复杂、苦大仇深的脸——土豪酷哥儿,站在不远处插着手看我。

一双眼像着了火似得,也说不清是愤怒的惊人还是热烈的吓人。

简直真人版[暗中窥视.jpg]。

不过到规定时间前不是不让游客进入吗,好吧,和高富帅种族好像没法讲道理。

我无语凝噎,原来酷哥儿嘴里的“有事儿”就是来逛展啊。下意识将他带入现充角色的身份真是个错误。在现实生活中突然遇见网上的朋友本就超尴尬,更何况一点儿心里准备也没有。这时候即使打招呼也是尬聊,于是我就原地装瞎。顺便暗自庆幸摊宣最后加了“朋友代售”那四个字,不然我就掉马了。

可酷哥儿从来都不是套路内的存在。

你就是xxx太太吧?

简洁明了,铿锵有力,一语中的。那皮笑肉不笑的脸让我至今难以忘怀。我可以说“xxx太太是谁我不是我不知道我没有”吗,当时看他那表情,好像不可以。

我是xx,从你第一篇就开始在你底下评论那个。

接着,他面部表情异常复杂的说。

……我一直以为你是妹子。

……其实我也一直以为你是妹子。

但这句话我憋住了没说。

实话说,我当时觉得那句话信息量太大了,脑壳都要炸了。迷弟变迷妹,迷妹变迷弟,傻傻分不清楚。让我狗带。

回忆这段经历真是既尬又耻,感觉已经写不下去了……看了看,题主要的心理活动已经写完了。那就先到此为止吧。

谢谢(你们为了要后续而疯狂)点赞邀请。但再往下说话题就偏了,真的没关系吗。好吧,既然题主都不介意那我就继续了。

就在我俩面面相觑的时候,开展时间到了。

就在我想,人都进来了他总不好意思继续搁这儿杵着了吧。酷哥儿也的确没继续站着。只见他一言不发,直接撑着桌子跳进来了,隔壁摊主目睹一切并表示目瞪口呆疯狂打call。

然后我俩莫名其妙就开启了“我耕田来你织布”的模式——酷哥儿一脸大佬样的站着当人形自走招牌和递本子,我收款。

分工明确。

可能太默契了,加之卖的是女性向本子,以至于引起了一些误会。有竖拇指打“GJ”手势的,有远远站着冲我们心照不宣微笑的,还有打听我们在一起多久了,甚至有妹子买本子的时候悄咪咪的问谁攻谁受。

我曾经脑过的“如果你是个男的,我就娶了吧”,居然已经有一半成为了现实。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展会不知不觉也接近尾声了,人也越来越少。酷哥儿除了刚开始有点不淡定之外,接下来都还算冷静。正当我以为可以这样皆大欢喜的继续装失忆装到天荒地老时,土豪偏头瞥了我一眼。

……有点儿撩。

我立刻一个激灵,然后把头转了回去。

我听见他突然又叫我名字,于是我就扭头看他,只见他锁着眉头,一脸的难以言喻。下一秒,居然还直接上手了……

捏的我脸疼。

然后,他就用一种宛如唠家常的语气,轻飘飘的说,你不会长这么大还是个DT吧?

你想试试?

说完立马我就后悔了,毕竟我有身为一个双修的基本素养——不睡粉。估计酷哥儿也不是基,与其自作多情倒也不如当个柳下惠。可酷哥儿,真的从来不是个按套路出牌的人。

他毫不拖泥带水就答应了,还一脸促狭的看着我。干脆利落的让我不知为何竟然产生了“他不会就是等这句话吧”的错觉。

好吧,我承认我是半个口嗨党,所以酷哥儿兄弟你能不能别当真?

因为职业操守,我之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是坚守原则还是……?

总之,这件事归根结底告诉我们,主观臆断害人不浅。不要以为同人圈(哪怕耽美圈)里是个人就是妹子,真的不一定。

最后集中回两个问的多的。

Q:他到底除了表面上那些,还干了什么?

A:比如多个小号轮流评论,只因为怕我因圈太冷,卷铺盖爬墙;比如以一挡百群撕那些说我抄袭的人甚至花钱买水军;比如偶然发现我的马甲,暗中窥视……所以在我告诉他小号的时候我就已经掉马了,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Q:你是凹凸圈大手子休米安太太吧????!!!!

A:匿名也依旧掉马,很好奇你们都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开始怀疑我自己披马甲的能力了,也许马甲这种东西根本就不适合我。

好了快停吧,再赞也没有更多了。剩下的就是普通日常了,别告诉我你们连这个都想看。

哦忘了说了,我们现在在一起了:) 后来我想通了,这不叫睡粉,这叫以结婚为终极目标的谈恋爱。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415 )
  1. 砂糖苜蓿暖阿斯巴苦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