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安雷]我想我大概爱上了个傻逼

《我想我大概爱上了个傻逼》17.6.26-6.30

*AOTU:安雷
*原耽同人圈双修太太安&壕酷哥迷弟雷
*是之前那篇题为[发现迷妹是迷弟是怎样一种体验?]的知乎体的关联篇。本来一两天打算写完的东西差点儿拖到六天()写到有的地方莫名带出了旧文风伤春悲秋的酸腐矫情气,看官一笑置之便是。

//

雷狮至今也不知道当初他是鬼迷了心的什么窍,才让他在得知“休米安”是个男人后,还心甘情愿的和他在一起了。

对方品味糟糕,万年不改白衬衫加黑裤子的白加黑经典套装,尤其钟爱马类摆件、挂饰、图案这一系列东西,可他又不属马。对方还是个起名废,连笔名也只会把本名倒过来改两个字,但人品好,长得帅,有才华。

虽然才华不能当饭吃,可雷三公子本身就是个不差钱的主,人间能享受到的东西虽不敢说全体验过,但七七八八他还是可以打包票的。有言道,物质条件上去了精神高度好歹也该有一些。所以比起其他的,他还是更偏重精神层面的两情相悦。

——尤其面对一个让自己沉迷了好多年的文手太太。

即使后来发现这人用残念可能也无法形容。更贴切点的话,大概,别是个傻逼吧?

//

雷狮,性别男,男女通吃,著名官富二代,人形自走活的高富帅。

他第一次接触到“休米安”这个人,是在一家较为知名的博客网站。

当时初入凹凸圈,他便深为凹凸这本原耽与众不同的文章风格与清奇的世界观所折服。作者更新不勤,于是,在雷狮将最新一章反复看到第五遍时,他关闭了窗口,暗自思忖半晌,把目光转向了同人圈。

他想感受一些未能在原作中酣畅淋漓感受到的东西,顺便寄托他过剩的热情。但原耽同人在同人圈里本就属于一个比较冷门的分支,更别提像凹凸这种更新慢且尚在连载中的未完结作品。而且看作者专栏,好像凹凸还是他的处女作,也就是说连前期粉丝基础都欠奉。这一切事实让雷狮大体推导出一个小结论——很可能这本书根本还没发展到有同人衍生。

最后,雷狮抱着试一试的放松态度,在搜索引擎里敲上了“凹凸世界同人”这六个字。

署名为休米安的人的文章被显示弹出,雷狮点了进去,这便是一切的开始。

//

不流于俗套,故事展开跌宕有趣,人物命运此起彼伏,没有天花乱坠辞藻的一味叠加,看上去平淡质朴却又总在关键时刻绚烂精致一把。最重要的是,休米安这人不像原著作者。他勤快,从不拖更。文笔好剧情好还更新频,大概就是传说中珍稀的圈内瑰宝。尤其还心甘情愿的勤劳耕耘在冷圈中的冰窖,简直说是圈内神明也不为过。

雷狮毫不犹豫便把休米安拉进了自己的特别关注,就此,休米安成了他特别关注中的第一人,同时,也是最后一人。

之后,在没有更新的日子里,雷狮没事时大多便泡在休米安的博客主页上,评论内容也由最常见那种千篇一律的小短评升级为成百上千字的长评。随着时间的推移,雷狮对休米安这人的笔触、伏笔设置、大局把握与框架设计等方面也愈发敬佩喜爱,加之向来被外界固化的“同人圈产粮的基本99.999%都是小姐姐”这一根深蒂固的印象,让雷狮觉得,这样的文章必定得是一位美丽干练又博学多识的姑娘才能写出来的。文字在她笔下被随机组合,构成不同的韵脚旋律。情感真挚感人的宛如心声流露,好似天生便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温凉动人。

他从彬彬有礼的止步于文学圣殿,单纯的审视那些文字,到好奇心日益繁茂茁壮,拔起长成葳蕤巨树,到开始想探索挖掘,写出这些言辞的背后的那个人。

雷狮谈过不少次恋爱,却从没有过心动的感觉。可这时,他却感觉自己一颗心脏,缓缓,缓缓,荡漾了——对着一个不知任何真实信息的人。

//

精彩剧情在脑海中交织,各个人物行动发展在眼前生动清晰,大纲在心头有条不紊的完美推进……可安迷修没法接着写了。

因为他的手机被没收了。

于是他被迫断更了。

无法更新的日子他的心仿佛有千万只猫爪在挠,他愤恨自己的失策。可再如何懊恼也无法让时间回溯,他只好找了个掩人耳目的小破本记梗,在草稿纸上画时间轴。

他默默抹了把脸,大体勾勒出接下来同人文的事态动向后,收心沉迷学习,希望借此转移自己注意力。

//

休米安毫无半点征兆断更的第十二天,想他。

雷狮很生气。想,这人该不会爬墙了吧?又想,再给你一天时间,回来更新就还是我家太太。

可气归气,雷狮还是不停写着长评,吹安。

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半,雷狮看着依旧杳无音讯的博客界面发愣。上面的最近更新仍停留在十三天前。

爬墙撂坑不填的猜测像一团疑云笼罩在他的身上,连他自己都要被自己做出的假想说服了。

为什么容易爬墙又为什么难以长情的理由,雷狮是很清楚的。

自己默默喜欢一件事物是有时限的。

这种喜欢恰似一场单方面的付出或暗恋,孤独又缺乏响应。而一个人的耐心也是有时限的,宛如一个倒计时的沙漏或者一把会计算磨损度的网游武器,伴随着最后一粒沙尘的落定与耐久的归零,曾经满腔火热沸血冷却至零点,不仅是气液固的形态转化,更多则是热情全然消散后才后知后觉的疲累怠惰。炽热再难觅半分旧时掠影,唯有亘久死水一片,波澜不复。

而长情则往往是超脱了普通对作品人物的爱好,更夹杂着一丝人际间情感的氤氲烟火气,譬如有同好朋友谈天说地,譬如有粉丝迷妹加油鼓劲,譬如有爱慕之人渴望。

有共鸣者、分享者,才拥有持久动力的本源。不然一味淌出却没有径流和地下水的补给,流干了清泉,留下的不过是干涸的空洞而已。

人,毕竟还是骨子里的社会性动物。即使有人不愿承认外界客观因素的干扰影响,却始终难以摆脱其在潜移默化中起到的作用。由此,在原有单调的单箭头上,更多了一份人情的维系。

即使直到某日不再同过往那样痴迷疯狂,也无法彻底脱身而去,像藕断丝连。

作品将不同的人联系起来,长久的人又将人对作品的喜爱保温,构成良性双向。

雷狮可不想可怜兮兮的过着“每早起床数太太”的生活,更不想看到休米安离开这个圈子。

他是个行动力极强的人,率性而为。既然有了方向,计划也便在脑海中隐隐酝酿成型。

兴奋愈发膨胀,似无形双手拉扯情绪吊高唇角。

他扒拉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把帕洛斯揪了出来。

“帮我给一个人刷刷作品热度,我就不信把她拉不回来。”雷狮有些烦躁的说,“叫休米……”

结果还没等他说完,就看见另一个手机顶部弹出一条系统消息——您的特别关注[休米安]更新了。

雷狮银莲花色的瞳仁微微上移,最终定格于贴在墙上的朋克风挂钟上。时针分针正正指在十二上,秒针刚刚贴着它们擦身而过,像擦过雷狮的眼睛,顺便微微拂了一下他的心尖。

雷狮顿时心情大好。眸子餍足的眯起,点开了更新,未说完的最后一个字受了骤然昂扬的心情的影响,带着些微愉悦。

“……安。”

//

时光如水流逝,雷狮难得收了收心备战高考。考试时他凭借良好的心理素质,不但没紧张,甚至还抽空放飞自我担心了几秒休米安。当最后一科英语收卷铃响起,他从容撂笔,不慌不忙还冲收卷的监考老师笑了笑。对于他而言考完也就完了,从全心学习到浪如旋风,完美切换甚至不需半点多余缓冲时间。可能也正是因为这种平常心,雷狮成绩出来时竟超常发挥,考出了一个相当好看的省位次——可以说是雷家目前考的最好的也不为过。总之很给自家长脸。

查完分当天,他又去瞅了瞅休米安的主页,毫无波澜,没有半点消息。

可能是地区差异吧,说不定他那儿下分晚呢。

雷狮敲敲手机壳,笑了笑。

时间还很长。

//

圈子热度随着知名度的提升也渐渐高了起来,毕竟是金子总会发光。虽说其中也少不了日益繁盛的同人圈的推动。

而休米安,作为最早一批凹凸同人产粮扛把子,名气也越来越大。

雷狮心情莫名烦躁。

人对一件事物的感情总是复杂难测的。在圈冷时,整天想的是“快吃我安利一起蹲坑好不啦”,只恨不得把自己一颗炽热红心掏出给人看,以此来证明这个坑是多好多值得跳;圈热起来,却又有一种老婆被迫和人分享的深深嫉恨感,觉得外来者都是跟风狗小学生。从跪舔萌拉人下水到捶胸顿足活活像被NTR,甚至连过多赘余的理由都不需再添一个,单就自家太太变成大家太太便足以令人黯然神伤了。虽说只是改变了一个字,但意味却是大大不同了。

雷狮此刻就觉得自己活像是被NTR的那个人。

他狠狠把自己摔在床上,滚了几圈,才渐渐安静下来。

不过最近有件事让他挺开心——他发现了休米安的摸虾草蜢号。雷狮持续如此之久的对休米安的高度欣赏与评价,让他几乎对休米安暴露出的特点都心知肚明,即使让他现场搞个“安学”自立新教派估计都没问题。所以他轻而易举就认出了休米安的文风。但雷狮没有轻举妄动,只是他个人日常打卡地多了一处。

至于上了大学,日子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改变。至少雷狮是这么认为的。日常该吃吃,该睡睡,该浪浪,该学学,有时莫名想起休米安。

家境优越使他有足够的资本去享受,并且刚好他也从来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他早早就搬了出去,对自己名义上的舍友更是感情微漠,并没有因为这个叫安迷修的人比普通同班同学多个“舍友”的TAG就和其关系能更亲密上半分。

不过相较于他人,安迷修给他的印象还算比较深刻的。

上大学第一天雷狮抱着走个过场的心态,两手空荡荡的来宿舍溜达了一圈。门是开着的,他礼节性的敲敲门板,然后把手揣回裤兜,接着就维持单手插兜的姿势进门了。一眼就看见安迷修被汗渍湿透的白衬衫和挺括的脊背。雷狮不自觉就带上了点儿打量意味的将目光下移。

腿也挺长……单就身材而言还是可以,不过比起我还差了点。

等雷狮再把目光转回人的脑袋,发现对方刚好把头转了过来。他直直便与一双泛着绿波的眼瞳打了个照面,自觉那更像是两潭内蕴漩涡的深泉。

名义上的室友脸上漾起一个爽朗的笑容,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可他一开口,就推翻了在雷狮心中刚刚建立起的一切良好印象。

“你好啊,我是安迷修!”这句还没什么问题,可紧接着,“你可以叫我最后的骑士,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事,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都可以帮忙的!”

……最后的骑士是什么鬼东西,这人到底几岁啊?

“我的行李快收拾好了,我看你还没有整理,需要我帮忙吗?”安迷修冲雷狮竖起大拇指。

雷狮嘴角抽搐了一下,突然就不太想理这个人。

他看了安迷修一眼,懒懒吐出“雷狮”两个字,就转身出去了。

留下安迷修呆在宿舍里和自己大眼瞪小眼。酷哥儿的印象就这么种下了。

在学校内的大道上,雷狮莫名想起休米安有时也会发一些关于骑士道的随笔杂记,但日积月累的几万层粉丝滤镜让他觉得休米安这么干毫无违和感的同时,还更增添了其英姿飒爽的巾帼魅力。可能人就是天生犯贱,越是遥远无法触及的东西,就越是惦念在心头,不舍亦不能轻易放手。

距离产生美,休米安在雷狮心中也因距离成为了白月光、朱砂痣。至于将来雷狮发现那就是白米粒、蚊子血,也都是后话了。

//

安迷修虽然眼睛好看,但缺点也很明显。

雷三少打小阅人无数,简直把自己活成人精。能入他法眼的人很少,更别提一个半路杀出的舍友了。没过几天他就把安迷修这号人忘到九霄云外,唯有“绿色眼珠子”和“残念中二”才能唤醒他些微模糊的记忆。直到某天,雷狮因为大中午头天太热懒得出校,在太阳底下晃晃悠悠的晃回了宿舍。他本来汗如雨下恨不得倒头便原地死机,结果他的视线被一样东西锁住了……他舍友床上居然有休米安画的漫本——那画风一看便知且封面带着作者署名——还是雷狮没看过的。

雷狮有一瞬间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假粉。可他又想不明白,自己这几年几乎天天去休米安博客界面打卡,出本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琢磨了一圈,然后他才突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舍友初步断定是个同好,喜欢休米安的都不是坏人。

手持本子,雷狮还是决定抛开这一系列问题,他准备先看完本子再去纠结那些有的没的。

于是等到安迷修打完饭回来,他就看到雷狮一脸愉悦的躺在他床上翻本子。可那一瞬间他丰富的内心戏,雷狮估计是没机会也不会知道了。

等到雷狮心满意足的翻完,刚好看到一脸呆滞的安迷修。他心情极好的冲人打了个招呼,觉得那个残念帅也不那么残念了。两人登时竟因这一本同人本的缘故,距离拉近了不少。

聊的火热之时,雷狮无意问起安迷修的账号,本是个无关痛痒不伤大雅的普通小问题,安迷修却怔了一瞬——这没有逃过雷狮的眼睛。然后他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休米安摸虾的那个草蜢号的名字。又过了没多久,休米安发本宣了——信息正是之前他在安迷修床上看到的那本。一个令人震惊的真相在雷狮脑中缓缓成形。

可能他脑海中那个存在已久的文艺女神形象,要破灭了。现实的骨感将他的幻想打击的一滴不剩,先不提人物类型,最后竟然连性别都搞错了。

直到他又在休米安摊宣的位置意料之中的遇见安迷修。他想质问,想打人,想把家教修养都抛掷一旁,只想说一句,你觉得耍人有意思吗,安迷修。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可他没有,并且居然还傻不拉几的帮着安迷修看摊,一言不发的。他感到自己的大脑几乎是空白的,世界被一片朦胧乳白色笼罩,他什么也不想想了。及到意识回笼,雷狮才发觉他竟已凭身体思维最深处的执念,将话题引向了某个方向。

看着安迷修瞪大眼看他,仿佛他是什么妖魔鬼怪。

虽然安迷修后来解释说那是不敢置信,雷狮也只是付之嗤笑,轻蔑道:“我真是信了你的鬼话。”

反正那时他很不爽是真的。

从来都是别人追求他的份儿,结果到头来他破天荒主动开口一次,对方还不是个爽快人。

这就很气。

//

之后安迷修居然又为这个事犹犹豫豫找上来了。雷狮眼见他在自己面前东扯西扯一大串,问题具体全面特像查户口,也不知打了多少遍腹稿。

从“你为什么知道我是休米安”到“你为什么觉得我是女人”,最后憋了半天还来了个“你为什么会答应和我交往”。

简直就是本活的十万个为什么,婆妈的像个娘们儿。可有些事,又哪里有什么确切的答案可以去回应呢。

自家大哥二哥巴不得他尽早退出家族继承的争斗,如果他选择了一个男人……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可能自己也就是随便玩玩。雷狮看安迷修还在眼前喋喋不休,挑高眉毛。

只不过为了了却自己的一份执念罢了。

雷狮当时是这么想的,后来才发现这就是个婉约版本的FLAG。

正式交往后的某个清晨,安迷修早早就醒了,他看了一会儿雷狮睡觉时既乖又无害的模样,竟难以自抑的生出了些逗逗他的想法。于是他也那样做了。

安迷修伸长胳膊,在床头柜上摸了个棉花填充的柔软小花马下来,然后轻轻搭在雷狮脸上。看人还是不醒,又捏起马身,嚣张跋扈的在雷狮脸上蹦蹦跳跳了几下。直到软绵绵的马腿一不小心蹬到了雷三少高挺的鼻梁上。

雷狮本来睡得挺沉,迷迷糊糊中感到有东西在脸上左一下右一下的蹦。开始也没想搭理,想蒙着被子继续梦会周公。结果还没等他把被子撩上来,呼吸有了一瞬不畅。他愤怒的一睁眼,腾地坐起身,被子滑落。身上的星星点点毫不掩饰的昭示着昨晚的一番云雨。

他也没遮没盖,目光游移了一瞬,就锁定了安迷修双手抱着的小花马。可还没等他发火,就看到安迷修常青藤色的眸光笑盈盈望来,立时没了半分起床气。

他们对视良久,雷狮生怕自己溺死在那片碧波中,最后自暴自弃没了脊柱一般哐地一声又倒回了床上。

“喂,安迷修。”雷狮毫无形象的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用脚踹了踹安迷修的腿,“你说,你是不是个傻逼。”

“也许吧。”安迷修又拿着那只小花马贴上了雷狮裸露在外的胸膛。用马头轻轻蹭着雷狮的肚子。

雷狮被他弄得有些痒,一张臭脸差点绷不住的破功笑出声来。

“对了,我想好了。”安迷修将胳膊撑在雷狮颈侧,俯下身来注视他,“我以后不写同人了。”

雷狮当机片刻,仿佛安迷修那句简洁明了的话让他思维过载了,他下意识瞪圆双眼。

“什……!”

可还没等他质询出声,安迷修便封住了他企图说出口的话语。温柔却又不容拒绝,撑在近侧的手臂也随着距离的瞬时拉近变成了环抱的姿势。

安迷修心里仿佛有根雷狮怒气值监测雷达,每当雷狮怒气槽临近MAX状态时便自动嗡鸣,督促他去采取行动。

雷狮被他吻得没了脾气,转而享受起了这个缱绻的吻。他的手臂回应着环上了安迷修的背脊,一只手还埋在人棕栗色的发丝间,将人脑袋又按下几分,加深了这次唇齿相接。

直到两人都感到几近窒息才气喘吁吁的松开了彼此。

“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安迷修又细细碎碎的亲了几下。雷狮觉得脸上发痒,感觉像小动物在拱他。

清晨的阳光尽数撒进屋里,照得房间一片暖洋洋热意。安迷修眸光熠熠,宛如有光从里面照耀出来,而他的光,只想尽数撒给雷狮。

然后,他说。

“我想只为你写作。”安迷修唇角扬起,“你想看什么,我就写什么。”

雷狮面无表情看他,额发在雷狮眼前投下一片阴影。半晌沉默。紧接着,他一把抓起刚才被安迷修丢在一旁的小花马,扔在安迷修身上。安迷修手忙脚乱的接住了。

“你真是个傻逼。”

可雷狮想,他大概爱上了这个傻逼。

爱上了这个叫安迷修的傻逼。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97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