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魑魅魍魉何可惧》——致大护法

《魑魅魍魉何可惧》 ——致《大护法》

作者:阿斯巴苦/冉默烨 @冉默烨 

序言

剧透注意,不吹不黑,文理合作伪影评。

用了一整天时间,写了篇大抵吃力不讨好的东西。可吃力不讨好的东西也其有存在的价值,毕竟一味追逐讨巧的东西,生活未免也太过功利无趣了。

正如“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所言,这是我们心目中的“哈姆雷特”。

>>背景 

花生镇表象美好秀丽,却是一种纸糊的脆弱假象,实际内里暗藏危机腐朽不堪,像一个深埋地底的硕大毒瘤。花生居民外形如出一辙,即便难受也要在眼和嘴的部位粘贴上假眼假嘴,像极被奴役洗脑后的麻木不仁者。台词有言,“他们不让你说话你就保持沉默吗?他们不让你思考你就甘愿麻木吗?他们禁止了欢笑你就从不反抗吗?假眼加嘴带着难受,那为什么还要带?就因为别人都带着吗?”他们看得见,也许还知道该做些什么,可思想流于表面不曾下渗滋润过土壤。他们始终没有同主流社会、世俗压力抗争的勇气,与其被划归异端推上火刑架,更愿意把“好死不如赖活着”作为自己的处世箴言。他们大部分只是胆小庸昧得过且过的随波逐流者,从众心理根深蒂固生怕落单,然后将自己隐匿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用假眼假嘴扭曲成自诩的“正确的多数”。像民/粹/主/义过分拔高,精英阶层被嫉妒排挤,从而导致真正的清醒者被孤立这种可怕的境地。“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并非仅是一句无关痛痒的泛泛之谈。

花生人群体究其内在可粗略分化为三类。第一类是看客,他们是对周遭一切事物麻木淡漠的冷眼旁观者,闭目塞听的碌碌苟活者,宁愿维持恶劣现状的短暂平衡也不愿谋求崭新未来的故步自封者;第二类是帮凶,他们或是大搞个人崇拜的盲目迷信者,或是心安理得助纣为虐者,或是被像猪猡一般对待仍全心服从上级指令者;第三类是有革新意识的“人”,即心底内蕴反抗精神却拘泥现实无能为力者,其中既有拥有是非判断能力的及时醒悟者,也不乏敢于挑战成规的以身殉道者。

其中绝大多数花生镇民为一、二类。他们并不知晓自己从何而来,只是机械、顺从地生活着。他们盲目排外并对外界全盘否定,麻木而愚昧,一天天过日子却不知道为什么活,直到身上长出鬼蘑菇被守卫枪决。而“传染病”三个字的淬毒外衣下,是市侩商人为了发掘最大净利润的利欲熏心和更深层的钻心剜骨的绝望真相。这群花生人从来不去质询,全然接受他人强加的三观,并以此为生活的穹顶。他们蜷缩于穹顶下的阴影借此躲避阳光,长期被灌输的思想让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阳光必定是刺痛恶毒的,甚至稍加触碰就会灰飞烟灭,殊不知那温暖灼热。单纯凭借他人口舌描绘的图景与自身添油加醋的主观臆想来向壁虚构,便以为这就是整个世界。鲁迅先生说,他敬畏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枪打出头鸟”的俗语更是人尽皆知,所以要想成为一滩死水的“先声”,必定是做好了一去不回的准备,并怀有一颗甘愿以身为泥种植希望的仁者之心。

花生人像农作物一般一代代被收割完毕。然后旧坑里被再度撒上新种,背后的阴谋家希冀来年丰收。这事实上是一种永无止境的轮回,这一代不知灭亡的命运,下一代亦不知上一代的血腥过往,更不知未来自身必定葬身血盆大口的宿命。老一代发完光发完热,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新的一代在无人区茁壮成长,直至成熟后进入下一场轮回。这一切像极了一场白日噩梦,昼色将所有都渲染得一片鲜血淋漓。

同时,即使是花生镇的“土皇帝”,也不过是顺历史大潮而下的可怜人,他和他的上辈、上上辈、甚至上上上辈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是一种深沉的讽刺。某种劣根性使一些与生俱来的糟糕部分永远无法让人因为时间推移而有所改观,相反,时间只会加大这股惯性。这难道不是莫比乌斯环般的循环往复吗?直到外来者成为打破规矩的拓路人,直到内部有了想做“真正的人”的人,直到启蒙之点点星火铸就燎原之势,这干涸的池塘才会再度有活水淌入。

现实生活中的“吃人”往往作为一种比喻修辞存在,譬如英国圈地运动中的“羊吃人”。通过艺术表现形式总能把很多抽象的悲哀用设定凝成一个形象更加饱满的具体的存在,让人看得见摸得着。就像在《大护法》里,蚁猴子正是吃人社会的具象化。“我们一直在吃和自己相同的东西”,这个近乎崩坏到不近情理的世界,无疑是经过艺术加工后更加典型的黑暗童话。

花生人在片末撕下了假眼假嘴,开眼看世界,张口吐心言,开始期盼事实渴望真相。然而开化后的花生人仍然选择了暴力手段,在变革方式上没有半点进化。他们将泥古不化的故纸堆抹杀,将循规蹈矩的旧思想血腥镇压,将死板教条的淘汰品肃清。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初的小部分人成为了“正确的多数”,于是不够圆滑或是已经被洗脑彻底的花生人只能面临被同类灭亡的终焉。革新、启蒙、开化、新生,听上去是明丽的,可付诸现实行动却带着一股冷冰冰的硝烟味儿,甚至像新一轮暴政的开始,令人细思恐极。每一届的被压迫者,在战胜压迫之后,实质上都成为了下一届的压迫者。由此观之,光荣革命妥协下的和平始终令英国人骄傲自豪的缘故,也是可见一斑了。

观影过程中,总不自觉联想到很多“耳熟能详”的时代。譬如欧洲黑暗中世纪、血色铸就的法/西/斯/集/中/营,又譬如日本全面侵华战争。借朋友一言,“它们的本质没有区别,都是暴政”。

——要想民众听话,恐惧是那把最好用的刀。

>>人物暗喻及其设定探究 

大护法与太子这两个人,身上都带着不少反差强烈的个性,这在国内的动画电影中并不多见。这种人物塑造方式不仅给严肃的主线增添了趣味,而且使人物形象变得更加鲜明起来,俗称反差萌。一个侍奉过多代君主、有着强大力量的大护法,却是个长得像红冬瓜的“死胖子”,而放荡不羁天真烂漫的太子,却长了一张五大三粗的脸。

红蛋哥哥虽身为主角,但可挖掘的东西并不如花生镇中的那些配角多,反而主要是负责武力值的输出,从目前的情节构架来看,堂堂主角和故事主线没啥交集,只是一直被圆锥怪罗丹追着打……尽管如此,片中也埋下了许多关于红蛋哥的伏笔,估计会在之后的续集中陆续铺开。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作为一个拥有强大力量而接近不死的异类,积累了与普通人截然不同的经验与过往,也必然也要承受凡人无法承受的、看不到尽头的孤独。

同样有着神秘过去的高手罗丹在这一点上与他也是相似的,只是罗丹更惨,至少红蛋哥还有保护皇室的使命,而罗丹只能用杀人来掩盖内心的孤独与不可告人的过往,而红蛋哥在最后的正面刚中也看出了这一点,因此才有了那段足以让圆锥哥内心动摇的嘴遁之术:“你一定和我一样,背负着与众不同的秘密在活着。你的眼睛告诉我,仇恨,和恐惧,那是什么样的经历造就的,而后再用杀人来掩盖这种感受吗?你敢不敢问自己到底要去哪里,背负着恐惧寻找的终点,非要是末路吗?你能听到吗?你还能听到吗?你还有勇气直面你的恐惧吗?”

太子反而是一个活得洒脱、有着真性情的男人。他不执着于权力,唯一能够牵绊住他的就是女色,这也是真实人性的一种体现,让整个人物更加丰满。太子也算是片中真善美的一个代表了,而同样是代表真善美的小姜,因为深陷局中,他的觉醒反倒有了些悲剧的意味——隐婆是在一整个麻木不灵的群体中突然觉醒,深知无法改变现状,最后只是迫于形势才开口说出真相;而小姜在得到隐婆点化之后,仍然勇敢地露出头来,如飞蛾扑火一样去为群体做什么、为太子做什么。可历史的惯性就是,一个冷漠群体中真正的先驱,是注定要失败的。最后从小姜脑中取出的蓝色晶体却说明,与其他花生人相比,小姜在真正意义上完成了作为一个人的觉醒。小姜的死亡可谓很TE,而正是这份TE让整部影片显得更加成熟,更体现出是针对成人而做的电影。不是HE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甚至没有BE的悲情渲染来凸显生命消逝的壮烈。一切发生的都很突然 ,一切发生的却又那么不突然。如果站在TE的角度,甚至没有比这种方式更贴切的死法了。因为每一场斗争都必然伴随着牺牲者的赤血丹青,这里也不例外。

从表面上看,欧阳吉安是整部影片的最终boss,然而片中随处都可以在关键时刻寻到太子的小鸣,却比只是负责扮演压迫阶级、利益熏心的吉安老头要更加令人毛骨悚然。欧阳鸣一张白净的纯真面皮下,藏着怪物。不论是轻描淡写地说出爷爷疯狂修建密道的事实,还是嘲笑自己的先祖长得像蛤蟆,欧阳鸣从未曾将自己的爷爷——也就是整个镇子的权威放在眼里。小鸣培植那个叫“蛋”的带风车的小花生人,给他灌输扭曲的三观将其彻底洗脑成自己手中的一个安分傀儡,他指东他绝不往西。小花生人不过是欧阳鸣的一颗棋子,利用其开花的侦察能力,观察着整个镇子的一举一动,这也是他总能够即使找到太子及大护法等人的原因。最让人咋舌的是,欧阳吉安的目的不过是富可敌国,仅停留在金钱的层次上;而欧阳鸣的目的则是拥有天下,拔高到了权力的高度。他看出太子涉世未深,便好吃好喝地将他软禁起来,并且想尽办法支走阻碍他计划的小姜以及大护法,从而让太子放松警惕,达到自己的目标。我不想说欧阳鸣是导演讽刺当今儿童思想过于早熟的产物,毕竟这种人物在历史上一直都存在着,有些孩子因为悟性、见识以及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命中注定会比其他的同龄人想得更远、有着更开阔的视野,或者说,抱负与野心、童真与成熟,甚至善与恶,本身就没有什么明确的界限。

疱卯,一个满腹与时相悖“理想”的空想家,狂热邪教的信徒,自欺欺人的刀剑,点滴善良最终还是被欲望焚烧殆尽的可悲人。在没有遇到小姜之前,他见过的花生人只不过是些冰冷的尸体,以至于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在屠宰牲畜,而在听到小姜开口说话之后,内心开始动摇,想起自己每天努力肢解的花生人居然可能是人后吐了,说明他心底应该还是有一份良知的。但狂热的理想还是战胜了人性,最终点燃了他,将他化作灰烬。与大护法“你的理想这么充满杀气,怕是实现的那天,会是你的终年”完美照应。可悲的是,直到生命的终点,他仍不曾悔悟,在欧阳吉安的洗脑之下,仍在为了自己不切实际的理想而欢呼雀跃,整个人已经被癫狂的白热化情绪改造成了病娇。

>>制作

个人认为这片子最大的败笔在于制作。首先,3D明显像是后期匆匆转制的,整个就是一个假3D,当然这个我是无所谓的。配音和表现手法上也很有争议——我不是说不好,只是说很有争议——不少人的台词和配音都挺尴尬,台词书面化,缺乏日常代入感。虽然有些人就喜欢这个,毕竟俗谚恰到好处的娴熟引用也是一大亮点,但一些滥用的内心独白体现出导演的画面表现控制力还是相对较弱。

至于故事情节,能看出来导演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但正是因为想法太多,要么就是煮了一锅杂碎汤,要么就是茶壶里倒饺子,再加上因为送审过程中的一些删减,更导致了各种影射伏笔式寓言高度压缩,让观众一时半会儿喘不过气来——这也是很多优秀电影的通病,因为电影和番剧甚至游戏不同,电影留给导演表演的时长其实是很短的,也就一两个小时,脑子里有复杂世界观和巨大信息量的人,要么选择高度压缩,要么选择部分取舍,导演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剧情个人感觉有个BUG处:红蛋一直是向下滑落的(甚至怀疑他能掉到地心里),结果片末受了重伤的情况下,他突然在一个看上去地势挺高的山上的洞里钻出来了。就很好奇这个操作。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片子的配乐还是十分让我惊喜并且激动的,比起《大鱼海棠》仗着情怀去理直气壮找日本人外包,这次倒是豪华的全中方阵容(也不能这么说,好像一些配器之类的也有日本人参与)。印象曲方面,我对国内这些歌手不太熟,但蔡琴戴荃关晓彤什么的似乎都挺厉害的样子。至于BGM,富有中国风味却又燃得恰到好处,尤其是战斗时的那几段,简直全程抖腿,这为充斥着远景镜头的2D枪战场面加分不少,可惜国内似乎没有放原声集(圈钱)的习惯,所以并没有在网络上搜到相关信息,期待后期放资源。

再就是众筹这种新的电影制作模式值得一提,具有最大化集中资源的效果,想必这部影片能够制成也靠了不少群众力量的支持,结尾众筹名单白压压一片很具震撼力。在传统渠道下,这种离经叛道的片子很难得到大型影业的投资支持,因此众筹无疑是小众观影者的一大福音。列表里有个壕听说这片子是众筹做出来的之后表示“当时就想把钞票砸到制作组脸上乞求国漫能多几个这种有血有肉有思想的惊艳之作”。

>>国漫现状、社会看法及固有偏见

说到国漫,就免不了要与之前的《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做对比,个人认为没必要分出高下,毕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成熟的商业体制本身就应该包容各种各样的影片,让他们各占山头。《大圣归来》是一部效仿皮克斯或迪士尼、适合全家去看的商业片,万金油IP西游记也很讨喜,有意迎合观众;而《大鱼海棠》是留给追求爱情追求情怀的文青们去看的,制作也很细腻;《大护法》就只能留给我们这些瞎几把忧国忧民觉得只有自己牛逼牛逼最牛逼把电影看懂了的二逼愤青了。

一方面,“动画片是给小孩子看的”的这种观念仍然根深蒂固;另一方面,刚从单一社会体制中恢复过来的国人仍然习惯于追求一个标准答案,比如,最好的国漫是哪一部。这就导致原本只想安安静静做个人风格的《大护法》顿时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说实话,单从制作上,《大护法》和另外两部比有着十分明显的短板,但能够有冲破思想枷锁的勇气,在一片娱乐至死的气氛中站出来,本身就值得嘉奖——这使它有了与之前两部片子截然不同的意义。

遗憾的是,相比《大圣归来》重做经典的情怀,《大鱼海棠》多年等待的情怀,《大护法》在宣传上感觉跑偏了,自主分级虽然的确挺有必要,但总给人一种很黄很暴力的印象,反而让人忽略了其想要表达的丰富内涵(比如还没看正片的时候我真的以为这片子就是为了爆头而爆头了)。而和《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的联动宣传,反而又加重了群众潜意识中和之前两部的攀比心理,其实我觉得《大护法》这么一部特点鲜明、不一味仿照日漫美漫风格的作品其实有很多卖点的,宣传方本应做得更好。

>>商业影响

截止到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大护法》豆瓣评分已经飙到8.1,对于一个这么冷门又古怪的片子来说口碑算是很棒了,然而再看票房,上映将近一周结果却不尽人意,听说导演还是蛮失望的。私认为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这种片子能够票房口碑双收的那一天,想必也是国民素质普遍提高、全民探讨思潮风行的那一天,而即使到了那一天,它的票房也不会超过《大圣归来》这种老少咸宜的电影——诸如《大护法》一类的片子,因为其自身的争议性,很难被所有人接受。

说到底,《大护法》作为一部商业动画被推到了公众前面,本身就十分尴尬,能看得出来导演一开始绝对不是想做商业片,所以制作水平也不能和使用成熟美漫日漫流水线模式的《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相提并论。这种带有浓浓自我风格的片子固然出彩,但受众过于狭小。据我推测,光线传媒今年可能正好在暑期档这个紧要关头上青黄不接没片可推,只好将这部影片经过修正之后包装成了四不像来救场。我是在首映日那天看的,而在我们这种三线小城市的电影院竟然一天就有五六场,排片率比我想得要高太多了。

不过后来一想,小众就让他小众呗,管他被包装成商业片还是怎么着了,只要有人因为看了这部片子而感到震撼,那么就值得了。我倒真希望之后有更多的人能冒着票房失败的风险去做这种尝试,毕竟一部片子是无法唤醒一整个沉睡的群体的,可是如果一部做不到的话,那就来两部。

>>细节处理及相关推测

*红色标记
故事起初,第一个被杀的“感染者”死于被同伴出卖,出卖者脑袋上有红色标记。而疱卯动刀取黑蛊石的画面中,被劈作两半的脑袋上也有那个红色标记。宛如向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中的叛徒沙托夫“致敬”一般。
——杀人者人恒杀之。

*太子的山水画
起初以为那个点是坐在山头的大护法,可按红蛋当时与太子两看两生厌的关系来讲,太子并没有要画红蛋的理由。二刷的时候仔细一看,才明白为什么太子要在山头点个点了。他并没有摒弃自身爱好转行画山水,心中的挚爱始终是美人,这点无可更改。

*小姜脑中取出的蓝色石头
绝大数闭目塞听的花生人脑中是黑石头,觉醒反抗的小姜产的则是蓝宝石。推测其功用,大概与黑石头相反或者压制黑石头的消极影响。可能很多如小姜一般的志士仁人也会在未来因追求新世界而不顾小己,蓝石头会越来越多。
——一个我倒下去了,还有千万个我站起来。

*阿彩片末在一片战后余尘中的所作所为
如果《大护法》有续作,这实打实是个伏笔。有人说她在治愈罗丹,有人说她找出了罗丹的蓝色石头,还有人说她捧起了罗丹的断肢残骸,然后发出了绿色光(可能是阿彩的能力或者是尸体中的东西)。具体的等第二部吧,很期待。

*裴定
结尾太子与大护法讨论欧阳鸣去处的时候提到过的名字,据说是导演之前的作品《小米的森林》梗,可能是强行彩蛋,也可能是第二部中的伏笔。

>>总结

归程途中一直在想该用什么才能描述这部电影,奈何言辞贫瘠难以言表。

如果要把观后感简单粗暴一行概括,用我的话来讲就是“通篇隐喻暗讽的现实主义黑色幽默,反乌托邦的暴力美学典范,全面立体的具象化极权主义代表。”

然而纵使该片从头至尾都笼罩在一种迷雾重重朝不保夕的压抑中,但究其核心还是积极向上的。

借《宽心谣》两句话——日出东海落西山,愁也一天,喜也一天。遇事不钻牛角尖,人也舒坦,心也舒坦。

——纵你魁魑魅魍魉魆魈魃,又有何可惧?

                                                         2017.7.18

评论
热度 ( 76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