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触手可及》

♢惊悚乐园/叹封

●卖安利,CP推广

●原文梗改

●突然开的脑洞,HE

●OOC的话,请勿殴打作者

    有时问题很复杂,答案却很简单。——题记

  

    这是个周日,天气还不错。云敛风舒,山无言,水无言。

    据封不觉所知,每个星期天,王叹之都会去孤儿院当社工帮忙,用封不觉的原话来说,“陪你的同龄人玩儿半天。”

  封不觉本人对于公益活动的态度比较冷淡,和小叹这样的五好青年相比,他要是去参与类似的工作……说得婉转一点,是“有点违和”;说得直白一点,会吓哭(或带坏)小孩。

  说起封不觉这个人,那片儿派出所的民警都认识,觉哥那可是传说级人物……像什么医院停尸房里少了具尸体啊、哪家的狗生了一只猫啦、谁家小孩儿突然就能用意念爆掉灯泡了啊、麦田怪圈啊、陨石碎片啊什么的……要是有人一本正经地报案反应类似的情况,找封不觉准没错。反正这事儿要么是他干的,要么和他有关,真要没关系的话,请他当个顾问也行。

  封不觉自己倒是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像他这种不爱求人的人,往往是很乐于助人的,与其说他是为了帮助别人,不如说他是在享受一种“被人需要”的感觉,简单地说,他喜欢别人来求他。而且他的这种心理与社会使命感毫无关系,完全是兴趣使然。

    封不觉虚着眼坐在长椅上,慵懒的看着不远处小叹和一群小孩玩的很开心的样子,揉了揉眼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觉哥你也来啊!]小叹向封不觉挥着手,灿烂的笑颜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觉哥的眼神轻飘飘的扫向了那一群小孩,被扫过的小朋友感觉有一种淡淡的寒意,顿时浑身僵硬。

    你用那一副人贩子打量货物的表情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啊?!!小叹内心疯狂的吐槽道。看着身边作鸟兽散的孩子,他现在非常后悔刚才的一声招呼。

      [我可什么也没干,只不过向他们传递了一个友善的眼神而已。]觉哥恬不知耻的说道,[既然都不和你玩了,那就走呗。]

    什么叫不和我玩了啊?!!分明是被你吓得吧!?!小叹面无表情,同时心里狠狠比了个中指。

    [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脸T……]小叹无语望苍天,轻声自言自语道。

    [你喜欢我?刚好,我也喜欢我自己。]觉哥突然从小叹身后传出来了一句话。

    [你听见了?!!不对…你什么时候跑到我身后了?!]小叹一脸卧槽得看着毫无自觉地某人。

    封不觉奇怪的没有立刻开嘲讽,只是表情变得有点微妙,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发小。

    [你喜欢我?]不同于之前玩笑的语气,这次莫名的认真。但还不等小叹想好怎么回答,他就继续自顾自的开口接着道,[刚好,我也喜欢你。]

    然后,小叹,完全当机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他还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也没有正式而严肃的告白,更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简单就答应……但一切就仿佛水到渠成一般,顺利的不可思议。这个契机未免来的太过突然而又令人措手不及,却又那么合适。

    你喜欢我?刚好,我也喜欢你。

   仅寥寥两句话。

    顺利到让他怀疑在做梦。

    [你也喜欢我…?]为了防止幻听的可能性,小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问这遍。

    [Why so serious?]封不觉虚着死鱼眼吐槽。[大文豪说的话你还有什么好质疑的?]

   [不,正是因为是你说的,才显得没什么可信度。]王叹之毫不留情的道。[但还是……]

  [什么?]

   姑且相信你这次说的话吧。

    晴空之下,冰皮始解,冬季即将结束。有道是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END…

◆由于这是用来卖安利的,所以我想了想没好意思写虐。傻白甜大家都开心[死鱼眼

◆这篇比较仓促,没怎么用智商,所以还是如开头写的那样,请勿殴打作者。由于我有强迫症,大概之后还会进行各种修改,扩写也不是没有可能。总之我就是这么不靠谱[噫

◆能看到最后的都是真爱,感谢。话说真的不吃安利吗[推销员脸

评论 ( 3 )
热度 ( 129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