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骤雨将歇》(上)

●食用CP瞩目:《惊悚乐园》叹封叹《贩罪》天顾。均为关系确定。

●私设:

①封不觉是天一心血来潮收的养子。(shenmegui)

②顾问接受天一的力量同样成为传述者。

③儿子带着男朋友回家见爹妈系列。

●有伏笔,怎么说也是难得写大纲了。所以不会坑,就是懒得写(nitama

年轻人的可敬之处在于勇气和远大的前程。

乌黑色的铅云如横架于天空之上的巨大穹顶,阻隔了阳光的明亮与温暖。空气中的潮湿感和阴冷压抑的氛围配合着空荡荡的大街,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不过,的确也快下雨了。

一名面部线条有些阴柔的男子却仍不紧不慢的在街道上徐徐走着,头发罕见的被梳理整齐,着装也是和平常有些邋遢的模样截然不同一一黑西装黑领带以及干净到一尘不染的锃亮的黑色皮鞋。一副斯文败类的形象。

[话说觉哥,我们为什么有车不开偏要步行啊……]他一旁手上提满了东西,同样打扮的人模人样的男子虚着眼吐槽道,[并且东西为什么都是我拿。]

[呵…]回应他的只有一声不知是什么意味的笑声,接着便是一句用怎么听都不像是夸人的语气被说出口的[能者多劳]。

虽然腾不出手,但这并不妨碍王叹之在心中狠狠竖起的中指。

[话说小叹啊…你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封不觉忽然开始没话找话似的和王叹之扯皮。

[挺好的啊。]小叹随意回答道,[一觉睡到自然醒。]

[呼…是吗。]封不觉做了个深呼吸,狠狠呼出肺中的二氧化碳,与此同时他仰起头,微微眯眼,在小叹没有注意到的瞬间露出了一个一闪而过的、仿佛兴奋到极点的、神经质的笑容。

[快下雨了……]

♞一

两人渐渐行至了偏僻的地段,忽然,负责领路的封不觉停住脚步,与此同时,王叹之也跟着停下了脚步。站定后,小叹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面前这家招牌上写着“BOOKS”的书店,面向大街的橱窗后面堆满了书,让人看不清屋中情形。

不会觉哥说的就是这里吧…。小叹默默想。接着,封不觉开口说出的话便马上印证了他的猜想。

[还愣着干什么,进去啊。]觉哥催促道。

[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小叹抹了把脸,他觉得此刻的自己,仿佛一名勇士。

总之,前进的道路都是由勇士的铁脚板踏开的,加油吧。

♞二

进屋后让人感觉这里面空间似乎比外面看上去还要大一些,房间的布局大体是个十字形,除了四周的书架以外,当中几张拼在一起的桌子上堆满了书本,墙角和地上也都堆放着书籍,这杂乱无章的地方供人站立行走的通道几乎没有,空间都被那些随意摆放着的书堆给占了。

纸张和皮革特有的气味充斥在空气中,也说不上难闻。再往里走几步,可以看到一张办公桌,桌子后面的沙发椅上坐着个男人,看上去二三十岁,头发乱糟糟的,穿着黑色的衬衫和西装,敞开着领口,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

天一并未对有人上门作出任何的反应,依然故我地单手捧书看着,另一只手则拿着勺子,缓缓搅拌桌上摆着的一杯咖啡。

[我带着你一直想见的人来了,你没什么表示吗。]觉哥似笑非笑的说道。

坐在老板椅上的天一听到封不觉的话,视线仍没有离开自己手头的书,只是放下勺子,懒洋洋地抬起胳膊,象征性的鼓了几下掌,声线毫无起伏的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nice to meet you.]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诚意啊。]觉哥微不可查的挑了一下眉,然后微微偏过头去,招呼了一声:[顾问,好久不见。]

王叹之这才注意到,在杂乱堆积的书山之后,还有一个人背对大门而坐,仔细看了看,那人面前好像摊着…十本书?

…一目十书?

小叹觉得眼前的情况说不出的诡异。

他开始仔细打量这家书店,最后,他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这个书店里所有书架上的书都有黑色的书皮,仅从外表根本无法判断内容。他又抬头看了天一一眼,他还在那儿看书喝咖啡,完全无视自己。忽然,顾问的一番话令小叹重新集中了精神。

[你就是王叹之啊。]用陈述句的语气说出的本该是疑问句的话,[封不觉的发小儿,长相略帅,身高一米八,富二代,但性格温和、善良,略有些懦弱,不爱出风头,为人谦让,可谓是人见人夸的大好青年。怕幽灵鬼怪,但不惧死尸,因为是个西医。RP好。欢迎本人补充。]

被封不觉称作顾问的男人,看上去的确如来之前觉哥所描述的那样年轻白净,看上去就像个大学生。特别是,皮肤好的简直如宣传广告上的女明星。但是,这咄咄逼人的开场白,却一点都不像他的外表那样温和无害。

王叹之沉默了片刻,镇定的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大概没什么需要我补充的了。]他顿了顿,才接着道:[初次见面,顾问先生你好,看来自我介绍我是可以省了。]

[比想象的从容的多啊…]顾问无谓的耸了耸肩。

♞三

[你先把东西放下吧,拿着也不累?]觉哥对小叹说完,便又看向了顾问:[你别太过分。]

顾问听此,只是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声:[去冰箱给我拿瓶番茄汁。]

[顺便给我倒杯咖啡尽尽孝心吧,儿子。]一直在一旁看戏的天一也开口了。

封不觉从天一的最后两个字中听出了浓浓的恶意。

突然,觉哥抓住小叹的胳膊猛地把他整个人拽着向后拖了一个身位,接着像没事人一样道:[来来来,展示自己机会的时刻到了!]

[等等,我有不好的预感啊……]

[去给老丈人和丈母娘端菜汁倒咖啡去吧,我看好你哦王叹之同学,千万不能辜负祖国和人民对你的殷切期望啊。]

[你满嘴跑火车的功力见长啊……]看着觉哥竖起的大拇指,小叹无力的道。

[向咖啡里吐口水,在番茄汁瓶外涂520都可以。]封不觉面不改色的小声说。

……你以为我是你啊。小叹虚着眼,默默脑补了一个[再见gif]。

…TBC…

◤你所不知道的◢

[内容:叹封二人去书店前的一些对话]

[小叹啊,这周末我带你去见家长吧?]

[好啊。…?!噗咳咳咳,见家长?!?!你父母不是……]

[总之说来话长,有时间再跟你细说前因后果。总之,到时候跟我走就行了。]

[哦…]

[他们一个叫天一,另一个叫顾问。]

[天一……顾问?adviser?]

[不,你想多了,是姓顾名问。]

[…起这么个名字他家长是怎么想的啊,孩子一出生就连未来的职业都给规划好了这真是太可怕了。]

评论 ( 1 )
热度 ( 133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