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骤雨将歇》番外(上)

●虽然说是番外,但性质等同于《骤雨将歇》的前情提要+后续+回忆,所以时间轴会乱跳,看不懂得地方可以评论。

●应该也是(上)(中)(下)

◆锲

  封不觉做了个梦。

  梦的内容,是他永远也不想回忆起的,[那天]发生的事。

  [觉哥……?]

  仿佛从混沌中猛然惊醒以至于分不清地狱还是人间的人,小心翼翼的发出的茫然的声音。

  王叹之手中拿着仍在滴血的刀具,脸上带着封不觉从未见过的陌生表情,整个人的身形有小半隐没在偏僻小巷的阴影里。他的身后,是甚至已经不能被称为尸体的东西。

  封不觉没有半点迟疑,猛地把小叹从阴影中拉出,紧紧的抱住他,像是想把身上的热量全部传入他的心中。

  [没事了……]

  他愈发用力,也愈发的,不安。

  这样的小叹,再也不想见到。

◆一

  天气阴沉沉,乌云间没有一丝空隙是白的,整个天空呈现出一片浓厚的乌青色,天空似乎离地很近,仿佛伸手就会触到。

  [要下雨了吗?]王叹之站在窗边,皱眉看着窗外的天空。

  [不用担心,今天不出门后天是晴天。]封不觉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哈欠刚从卧室中走出。

  后天,是他和小叹去天一书店的时间。

  [你真的不打算跟我说说天一先生和顾问先生的情况吗?]小叹说。

  [◤先生◢这个后缀吓得我都没反应过来你说的是谁。]觉哥在沙发上瘫成一滩烂泥。

  当然,小叹是不可能相信他的话的。毕竟封不觉根本不知道恐惧为何物。

  [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一一]

  [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着我们。就此打住,说正事啊。]小叹虚着眼吐槽道。

  [你这接的违和感满满啊喂…嗯,其实我也认为有给你打预防针的必要,以防到时候你看到什么毁三观的画面精神底线承受不住……天一这个人,用现在的说法来说,或可追溯到显生宙新生代第四纪,也就是人类最早开始出现的时候,并且还可能更早。]封不觉一本正经的说着内容荒诞的文字,[也许是上个文明或者上个纪元的见证者也说不定呢。还有,不要用一种◤你在睁眼说瞎话◢的表情看我。]

  [你接着说…]小叹虚着眼,转换了一下心态,顺便换成了一副想吐槽但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至于天一这个人的行为举止,与其说是乖戾倒不如说是……无常。所以我也没有办法给你准确生动的描述他的性格特点,但如果你肯相信◤三观端正品行良好乐于助人◢这种话,我也就没必要接着往下说了。]

  [我不信……]小叹面无表情状。

  [比如用艾滋病来举例吧。人们都知道,死亡率极高,但它的直接死因却往往是由念珠藻、肺囊虫等多种病原体引起的严重感染或恶性肿瘤等疾病。这些,身为医生的你知道的应该比我更清楚吧。HIV最初入侵人体时,免疫系统还可以摧毁大多数病毒,但……]封不觉的表情突然变得诡异起来,[随着浓度的增加,T淋巴细胞逐渐遭到大量破坏,直到最后,使人体彻底丧失免疫功能,且它在人体内的潜伏期极长一一这正如天一所谓的游戏。]

  [一开始看似对己身没有半点危害的交换,最后却会导致蝴蝶效应一样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我认为,这是由无数因果所造成的。]

  [总之,只要进了他的局,下场都不会好到哪儿去。即使他说那些人是被自己的◤罪◢所杀,可仍然改变不了他幕后推手的性质。他的这种行为几乎可以等同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

  [感觉我又被你强行灌入了什么奇怪的世界观…]小叹撑着脸,[但想想居然毫无违和感,果然我在不知不觉中◤近墨者黑◢了吗……]

  [是◤近朱者赤◢。]觉哥厚着脸皮道。[至于顾问……是个外表极具欺骗性的人渣,相信我,这个评价是极为中肯的,等见到他本人你就知道了。另外,他还有个能力,但对于那玩意,我什么也不想说……]

  [感觉你备受其欺凌啊……]

  [你想多了。]

  叮叮叮叮叮一一

  [嚯…真的假的。]面对突然响起的提示音,觉哥挑了挑眉,[都这年代了还有人送信啊。]

◆二

  积满灰尘的邮筒里,有一个普通的白色信封,上书[封不觉 收]四个字,除此之外,寄件人地址或是邮编之类的东西一概没有。

  看着那个信封,封不觉脸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然后他轻轻的大体碰触了一下表面确定里面没有装什么不明物体后,手下垫着卫生纸把它拿了出来,此时他才看到,信封的背面也有东西,一个逆十字的图案。

  [天一啊…的确,也只有他还会用这种基本快被时代淘汰的东西传递信息。]封不觉自言自语道,与此同时,他丢掉了卫生纸和信封,取出了其中的信纸。

  [有人给你寄信?]小叹从门后探出头,看了一眼觉哥手中的纸张道。

  [就是刚才咱们正在谈论的天一先生,寄的。]觉哥挥了挥那张纸。[顺带一提,上面什么也没写。]

  [我看看?]小叹接了过来,进屋打开了台灯,把那张纸成45度角斜侧过来,眯着眼仔细观察了一会,接着道,[有字,不过下笔太轻看不清楚,要不试着用铅笔涂一层?]

  [不用那么麻烦,你把它丢冰箱冷冻层试试。]觉哥死鱼眼道。

  十分钟后,封不觉从冰箱中拿出了一张出现字迹的信纸,一脸得瑟的看着小叹。

  [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是用热敏可擦中性笔芯写的。这东西曾经在几十年前也风靡过一阵呢。用橡胶就可以擦除笔迹,其原理是摩擦生热,到60℃后文字消失,但-10℃时字迹却会重现。]觉哥开始了强行解说。

  [这不是重点吧……重点是上面写着什么?]小叹问。

                 -TBC-

●等番外也写完了大概会重新综合起来发一遍[正文+番外]吧,里面的标点符号也会用电脑改正常

评论 ( 16 )
热度 ( 95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