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骤雨将歇》番外(中)

◆三

  天一从杂乱的书桌上抽出一张信纸,用手头的笔草草写了十几个字便开始用笔杆上的橡胶擦拭,几秒后,纸上便又空空如也。上面的字像是隐形了一般全都消失了。做完这一切后,天一随手一折将它塞进了一个信封中。

  “把这个信封放入【地址信息不予显示】的邮筒里,你便可以看到这本书上的内容。当然如果你好奇的话,可以打开查看,我不介意。”天一微笑着将信封递给面前的人,手里拿着不知是谁的心之书说道。

◆四

  咖啡壶中溢散出苦涩中夹杂着甘甜的气息。白色的雾气舞动着身形,氤氲了时光。

  有人推开了书店的门,悠闲地踱步进来,他白皙的面容在温暖的阳光下趋近透明。笔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平光眼镜,斯斯文文。

  来人先是瞥了一眼坐在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的家伙,然后露出了一个与之白净外表不相匹配的嘲讽的表情。

  “好久不见啊天一,你还是那副三天没吸大麻的瘾君子脸。”

  “出去玩的高兴了?”被称作天一的男人放下手中的书,喝了一口咖啡。

  顾问一边从他身后的房间里拖了把椅子一边回答道:“我又不是你儿子,没义务回答这个问题。”说罢,他已经轻车熟路的打开了冰箱拿出了一罐番茄汁,接着不紧不慢的坐下。

  “可你不是我内人吗。”天一一脸贱格的道,然后他便感觉脖子传来一阵剧痛。

  在失去意识之前,他仿佛还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我呸”。

  当他从身后房间死回来的时候,一推开门就看到了顾问笑吟吟的人渣脸。

  虽说是个人渣,但笑起来……人渣味更浓了。天一在心里默默点评道。

  “言归正传,”顾问骤然收敛了笑意,顺手摘下了那副没有度数的眼镜随手一丢,“我这次回来是因为听说了一个消息……”

  “我的确认了个干儿子,可人家认不认我我就不知道了。”

  顾问听此再也装不下去一脸深沉的表情,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你果然是老了吗,突然想养个儿子给你送终了?”

  天一笑笑:“也许。”

  “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居然喜欢小孩,说好的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呢?”

  “不,那小孩可不是你思维定式中的熊孩子。除了有些中二外,他的心智极为成熟,对待事物客观冷静……也许还有点反社会。他让我产生了一些兴趣。”

  “……和元帅那性质差不多?”

  “……那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情况好吗?!!”天一捂脸,“还有,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人了你居然还记得,你也像个老年人一样开始怀旧了?”

  顾问听此,罕见的没有立刻用垃圾话反驳。他只是垂下眼,安静的看着手中尚未开封的罐装番茄汁。

  书店内寂静无声,宛如未知的寒冷骤然冻住了一切。

  半晌,顾问才仿佛从什么不知名的梦魇中惊醒。他抬起头,看到书店的玻璃上映出自己依然年轻英俊的面庞。一如当年他第一次走进这家书店时的模样。

  仿佛一切都没变。

  可事实却是一切都变了,除了天一。

  而现在,自己也成为了同天一一样的人——名为传述者的不死不灭的生物。

  原来这便是其代价。

  “的确,老了啊。”他回应道。

-TBC-

小剧场:

天一:【帮我想想怎么让儿子心甘情愿的认我当爹呗。】

顾问:【你当我是一休啊,撒泡尿的工夫办法就出来了。】

天一:【你说你看上去挺文明的一个人,怎么就张嘴不离屎尿呢。】

◆我半夜偷偷出来诈个尸(你),熬夜用手机敲完了……其实我感觉这坑越挖越大了,因为好像即使我把下写完也写不到小叹到底最后怎么样了(我深沉的)。现在就是想起什么写什么,因为写大纲的本被我弄——丢——了——

◆下应该挺短的…?就是把五没写完的补补外再简单交代交代天一和觉哥的相识。七月中会把所有《骤雨将歇》的文和番外放在一起后改改再重发一遍。如果我勤快的话,就再说说小叹最后到底怎么了……(其实我也没想好)

◆总之,作者虽坑,也请不要殴打他。为了共创和谐社会。

◆下次更新又不知何年何月何日。

评论 ( 1 )
热度 ( 74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