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此韩张非彼韩张》

◆拉郎:《网游之近战法师》韩家公子&《全职高手》张新杰 又称:奶妈组

◆突然从草稿箱里翻出来的神奇的东西,好像没写完,有时间的话就补完。网近和全职都是两年多前看的了,有的细节都记不清了……

◆只是片段




  张新杰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卡着时间按时回到家中,刚打开门便闻到了浓浓的酒味。他看了一眼倒在沙发上仿佛已经不省人事的韩家公子,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他缓步的无声走过去,想把人扶进卧室,却在接触到的瞬间发觉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可为时已晚。张新杰只感到恍惚一瞬的失重感,回过神来便已被压在身下。脑后隐隐作痛,眼镜也差点掉落在地。公子却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似乎只是把他当作了抱枕的用途。


  张新杰微微偏过头去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后,推了推公子,开口便是毫无情趣的:“我的洗漱时间到了。”但公子半点反应都欠奉,也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懒得动。看他毫无自己动身的自觉,张副最后选择了自己动手,直接把公子……掀到了地上。于是他得以成功的继续按照自己所规划的时间表行动。


  公子清醒的从冰凉的地板上坐起身,开始面无表情的揉脸。



  霸图输给了兴欣,无缘总决赛,老将们的孤注一掷没有取得预期的结果,令很多人叹惋。但即便失落即使不甘,失败就是失败,霸图人从不害怕亦不畏惧。不骄不躁,宠辱不惊……


  ——一如既往。


  “喝酒吗?”公子举着酒瓶子笑吟吟的问对面的人道。


  “不了。”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继续有条不紊的写着战后总结。


  “难受伤心的快哭了?”公子幸灾乐祸。


  “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但也仅限于此。我要做的不是沉浸在失败中无法自拔,而是要吸取经验教训与队友取得下一次的成功。”张新杰的眼镜在灯光下反射出莹白的光亮,遮掩住了眼眸中纷杂的情绪。


  “是吗。”公子不置可否的笑笑,再次说道,“喝酒吗?”

 

  “我刚才回答过吧。”


  “你知道有四个字叫酒后乱性吗。”公子一边说着一边灌了口酒,“人生须尽欢啊。”

 


  “听说这次全明星你被派去守擂了?”公子挑眉。


  “的确,虽然最后被判平局了,但经我计算,最后的结果我会以微弱优势胜出。”张新杰推推眼镜。


  “我倒是认识一个一样不把牧师当人看的蠢货,他曾经叫了八十多个牧师给他当肉盾。”


 

  叶修和顾飞同时打了个喷嚏。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