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骤雨将歇》番外(下)

◆五

  素白的信纸上,仅有寥寥十六个字。

  ——黑云压城,草木皆兵,革故立新,大势所趋。

  “天一又在和我打哑谜啊。”封不觉看完后将纸递给了小叹。

  小叹看了看,没看出什么端倪,他不解的问觉哥道:“这是什么意思?”

  “黑云压城,是个‘墨’字。”封不觉一边把小叹递回来的纸揉成一团,一边娓娓道来:“草木皆兵,比第一句晦涩,草木当然不是兵,非兵,暗藏一个非字,所以这句是指‘菲’字。后面两句就更难,只留其意,偏旁的提示也没有了,革故立新,为‘定’,大势所趋,便是‘律’。”

  “墨菲定律?”小叹道,“他又是诗又是字谜的,答案却是一个基于英语而音译的名词?”

  “对,这才是天一,他最喜欢这么玩儿了。中文英语阿拉伯数字混合都不算什么,以前他在某个案子里还给当地警察留过一串莫尔斯码,解出来以后是一串看似毫无意义的数字,最后才被发现,那堆数字其实是一种旋律的简谱,开头是55 yanyanya,赤裸裸的嘲讽不是吗?”

  “好吧,墨菲定律,我记得大概是说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它的根本内容则是‘凡是可能出错的事有很大几率会出错’,指的是任何一个事件,只要具有大于零的机率,就不能够假设它不会发生。这时要告诉我们,最坏的情况终究是要发生的是吗?”王叹之分析道,“可他所指的是什么事呢?”

  封不觉暂时还无法回应小叹,因为他也还在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

  等等……

  封不觉的思维忽然有了一瞬的停滞。

  该不会是……

  【你的发小他……有点问题。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谁也说不准。当然也只是有可能,但墨菲定律告诉我们——最坏的事终究是要发生的。】

  【王叹之手中拿着仍在滴血的刀具,脸上带着封不觉从未见过的陌生表情,整个人的身形有小半隐没在偏僻小巷的阴影里。

  他的身后,是甚至已经不能被称为尸体的东西。 】

  ……

 

  ——小叹。

  封不觉的目光在他得到答案的同时,已牢牢锁住了王叹之。

  “觉哥你……”可还没等小叹说完,便被一句话所打断了。

  王叹之见过高兴的封不觉,发怒的封不觉,神经质的封不觉……但唯独没有见过像此时此刻这样的……无措的封不觉?他宁愿相信自己看错了。

  “小叹,你会一直是王叹之吧……?”

  这是……什么意思?

  王叹之想笑着吐槽说觉哥你又在和我开什么国际玩笑,但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更笑不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感到一丝莫名的冷意在他的心里蔓延生长,他觉得头有些隐隐作痛。

  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对?

  是哪里呢?

  头疼的愈发厉害起来。他朦胧之中仿佛看到封不觉的脸色越来越凝重,他恍惚想起自己尚未回应。

  “我答应你。”

  仅寥寥四个字,小叹便觉得自己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随着他话音的落下,他看到封不觉的脸上如释重负的笑容。

  不管我到底遗忘了什么,以后会怎样,我都答应你……

  王叹之一直会是王叹之。

◆六

xxxx年8月8日

  墨菲定律呢,如果从心理学角度去分析的话,的确也是艰涩难懂的,但较荣格理论却仍是相对浅显的。

  墨菲定律发生在人与人之间时,会通过透射性认同来实现。如骑车时想绕开某物反而更容易撞上去;或是害怕看到黑纱,却很容易留意到戴黑纱的人。这是出自认知的曲解。一个人本我、自我、超我的拉锯战。但这并非无法破解,它可以战胜。

  只要坦然接受负面事件或想法,不再刻意去追逐。如此,作死的投射性认同和认知曲解便会慢慢消失。

  现在,天一对封不觉做的正是设局为了让他陷入这种漩涡。只看他能否挣脱了。

  如果天一那个蠢货失败了,我一定会好好安(chao)——慰(feng)——他的。

  顾问合上日记本,把它随手丢在抽屉里。

◆七

  “什么?!!!!昨天你是装的?!!”小叹被觉哥唬的一愣一愣的。

  “是啊,请叫我封大影帝。”觉哥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小叹捂脸。

  封不觉一本正经的说着毫无道理可言的话:“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你不流露真情实感的话怎么蒙天一啊。”

  “这和天一又有什么关系。”小叹满脑子的[再见gif]。

  “说来话长……但简明扼要的来讲也不过就一两句话的事。无非就是他想坑我而我早已看透了一切但为了耍耍他就演演戏陪他玩而……小叹你这眼神不对啊……提前声明现在这是法制社会……wait………!??”

  ————————

  “从某种意义上我的愿望也算是达成了。”天一一脸玩味的看着王叹之的心之书,“——那就是看你吃瘪啊,封不觉。”

-END-

初识

1

  睁开眼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不用拉开窗帘天一也知道外面的天空一片阴霾。潮湿的空气渗透到了屋里、被窝里,还有他的骨头里。

  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给自己弄一杯咖啡,要么闭上眼,期待再次睁开时已是第二天。

 总之,他最终还是起来了。

 今天和往常一样,他坐在店里,祈祷着人们别来光顾他这破地方。

 阴天的午后就像小孩儿打针前排队的那几分钟,或是恐怖片中鬼怪出现前的几十秒。

 你知道糟糕的事情肯定会发生,却永远无法判断第一滴雨水何时将落下。

 拜这天气所赐,几个小时很快过去,直到下午四点,还真的是一个顾客都没有。

 对他来说,这是一段令人沉醉的时光,因为他可以坐在办公桌后面安静地看书喝咖啡,不受任何人的打扰。

 四点半,有个人推门进来了。

  好吧,我恨他。天一如此想到,但随即,微漠的厌恶便转化为了少有的新奇。

  没错,就是新奇,对于天一来讲极为陌生的情绪。

2

  黑色的书店,搭配内里奇怪的装潢,以及……莫名其妙的老板。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常的地方。

  一秒都不想多待下去。

  而封不觉也立刻将想法化为了实际行动,他不到半秒就把身体重心移向尚未迈进屋的后脚,但当他要收回以踏出的前脚时,书店老板——那个懒洋洋的散漫的黑西服男子却主动开口道。

  “不坐一会来跟我谈人生谈理想谈奋斗吗。”天一露出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微笑。

  你谁啊大叔。年龄尚小的觉哥鄙夷道。

3

  “我拒…”

  天一根本不让他把话说完,只是立刻抬起胳膊,用手指着自己左侧角落里的三排书架道:“你要看的东西在那儿。”

    “我都不知道我要看什么你怎么知道?现在的推销方式真独特,还是老板你想让我强制消费啊。”封不觉没有动弹,只是站在原地抱着胳膊语气平缓的吐着槽。

  天一沉吟了一会,说:“你果然有些不同。”

  “……”尚处在中二期的觉哥表示他不想和这个看起来神经兮兮的人说话。

  “过去看一下也无妨吧?”

   过去看一下也无妨吧。

   如同受到了某种不知名的蛊惑,封不觉最终还是迈动了步伐。

  走到那儿时,他才发现,这个书架上的所有书都有黑色的书皮,仅从外表根本无法判断内容,所以拿起任何一本都无关紧要。因此他随手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又转头看了天一一眼,他还在那儿稳稳当当的坐着,还点头示意了一下。

  封不觉打开了手上的书。

  第一页是张白纸,翻到第二页,正中偏上写着书名。

  那是一种让人看着就很不舒服的绿色墨水所写的三个字——封不觉。

  我的名字?这算什么。

  他往后翻了几页,除了书名以外,其他文字倒是中规中矩的黑色印刷字体,但其内容却让封不觉挑了挑眉。

  “父母死了,不知为何却哭不出来。”

  “作业就是一锅汤里的老鼠屎,恶心。浪费时间和生命。”

  “小叹怎么这么蠢,将来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吧。”

  封不觉飞快地翻阅这些内容,脸上仍是面无表情。直到阅至整本书的三分之二左右时,后面的内容中断了,剩下的只有几十页的白纸。

  而那最后的一行字是——这算什么。

  天一抿了口咖啡,仍是微笑着道:“把书放回去,我们来谈一笔买卖。”

  封不觉站着没有动。

  天一叹了口气:“把书放下,走过来,否则我把你切碎了喂猪。”

  封不觉一句话也没说,接着只听一声尖锐的刺啦——声,那本书被撕成了两半。

  “没想到你还是个偷窥狂呢。”他漆黑的眼眸中仿佛有一股无形无色的焰在安静的燃烧。

  天一再次露出一个假得不能再假的微笑:“喂猪什么的都是玩笑,你别介意,刚才你看到的内容都是免费的,不过仅此一次。”天一举起了从封不觉进屋到现在为止,自己一直拿在手上的那本书,书本同样是黑色书皮包裹着的外观。

  “这本书的书名,叫王叹之。”他用极富煽动性的语气接着道:“只要你办一件事作为交换,就能看里面的内容。”

 

    “本来,是这样的。”天一突然转折道,“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把我切碎喂猪?”封不觉忽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不,当我儿子吧。”

3

  被毫不犹豫的回绝是在意料之内的事,所以天一没有半点被打击的感觉。

  “我觉得,你身上有和我相同的一部分品质……”

  “看来我错怪你了,你不是强买强卖的奸商老板而是拐卖儿童的犯罪团伙的头子啊。”

  天一也不否认,只是继续道:“最重要的是……你没有恐惧吧?”

  “……然后,你想说什么?”封不觉少有的正经起来。

  “如果我说,我有办法治好你的‘病’呢。”天一低低的笑了起来。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4

  “总之我现在感受到了一种深刻的被欺骗的感觉。”觉哥虚着死鱼眼对小叹道,“所以即便是身为大文豪的我,也有图样图森破的曾经啊。”

  “……虽然知道很不厚道可我真的……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ND-



终于把这个坑填完了,感人至深。

估计等我再出现就是七月十号了(望天)

一切为了分班考试。

暂定假期开一个(隐)all封主叹封的用来苏觉哥的(没肉的)ABO(中)长篇(也许)。

接下来一个月会先意思意思先拟个大纲。

别抱太大期望,如果没有你预想的那样发展多伤感情是吧。

有期望可以提,欢迎各类脑洞

 

 

评论 ( 1 )
热度 ( 94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