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欺诈艺术】《骤雨将歇》

2015  3  31——2015  6  8    (3.31  4.5  4.18  5.1  5.23  6.8)于2015.7.13日正式修订完成  字数统计:16,438

【惊悚乐园】【贩罪】《骤雨将歇》正文(全)

●食用CP瞩目:《惊悚乐园》叹封《贩罪》天顾。

●私设:

①封不觉是天一顾问用书店黑科技弄出来的后代。

②顾问接受天一的力量同样成为传述者。

③儿子带着男朋友回家见爹妈系列。

年轻人的可敬之处在于勇气和远大的前程。——题记

乌黑色的铅云如横架于天空之上的巨大穹顶,阻隔了阳光的明亮与温暖。空气中的潮湿感和阴冷压抑的氛围配合着空荡荡的大街,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不过,的确也快下雨了。

一名面部线条有些阴柔的男子却仍不紧不慢的在街道上徐徐走着,头发罕见的被梳理整齐,着装也是和平常有些邋遢的模样截然不同一一黑西装黑领带以及干净到一尘不染的锃亮的黑色皮鞋。一副斯文败类的形象。

“话说觉哥,我们为什么有车不开偏要步行啊……”他一旁手上提满了东西,同样打扮的人模人样的男子虚着眼吐槽道,”并且东西为什么都是我拿。”

“呵…”回应他的只有一声不知是什么意味的笑声,接着便是一句用怎么听都不像是夸人的语气被说出口的”能者多劳”。

虽然腾不出手,但这并不妨碍王叹之在心中狠狠竖起的中指。

“话说小叹啊…你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封不觉忽然开始没话找话似的和王叹之扯皮。

“挺好的啊。”小叹随意回答道,”一觉睡到自然醒。”

“呼…是吗。”封不觉做了个深呼吸,狠狠呼出肺中的二氧化碳,与此同时他仰起头,微微眯眼,在小叹没有注意到的瞬间露出了一个一闪而过的、仿佛兴奋到极点的、神经质的笑容。

“快下雨了……”

他的瞳孔中所倒映出的是——无尽的灰色苍穹。

♞一

两人渐渐行至了偏僻的地段,忽然,负责领路的封不觉停住脚步,与此同时,王叹之也跟着停下了脚步。站定后,小叹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面前这家招牌上写着“BOOKS”的书店,面向大街的橱窗后面堆满了书,让人看不清屋中情形。

不会觉哥说的就是这里吧…。小叹默默想。接着,封不觉开口说出的话便马上印证了他的猜想。

“还愣着干什么,进去啊。”觉哥催促道。

“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小叹抹了把脸,他觉得此刻的自己,仿佛一名勇士。

有句话说的好,前进的道路都是由勇士的铁脚板踏开的。

总之,加油吧。

♞二

进屋后让人感觉这里面空间似乎比外面看上去还要大一些,房间的布局大体是个十字形,除了四周的书架以外,当中几张拼在一起的桌子上堆满了书本,墙角和地上也都堆放着书籍,这杂乱无章的地方供人站立行走的通道几乎没有,空间都被那些随意摆放着的书堆给占了。

纸张和皮革特有的气味充斥在空气中,也说不上难闻。再往里走几步,可以看到一张办公桌,桌子后面的沙发椅上坐着个男人,看上去二三十岁,头发乱糟糟的,穿着黑色的衬衫和西装,敞开着领口,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

天一并未对有人上门作出任何的反应,依然故我地单手捧书看着,另一只手则拿着勺子,缓缓搅拌桌上摆着的一杯咖啡。

“我带着你一直想见的人来了,你没什么表示吗。”觉哥似笑非笑的说道。

坐在老板椅上的天一听到封不觉的话,视线仍没有离开自己手头的书,只是放下勺子,懒洋洋地抬起胳膊,象征性的鼓了几下掌,声线毫无起伏的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nice  to  meet  you.”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诚意啊。”觉哥微不可查的挑了一下眉,然后微微偏过头去,招呼了一声:”顾问,好久不见。”

王叹之这才注意到,在杂乱堆积的书山之后,还有一个人背对大门而坐,仔细看了看,那人面前好像摊着…十本书?

…一目十书?

小叹觉得眼前的情况说不出的诡异。

他开始仔细打量这家书店,最后,他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

这个书店里所有书架上的书都有黑色的书皮,仅从外表根本无法判断内容。他又抬头看了天一一眼,他还在那儿看书喝咖啡,完全无视自己。忽然,那个被觉哥称作顾问的男人的一番话令小叹重新集中了精神。

“你就是王叹之啊。”用陈述句的语气说出的本该是疑问句的话,”封不觉的发小儿,长相略帅,身高一米八,富二代,但性格温和、善良,略有些懦弱,不爱出风头,为人谦让,可谓是人见人夸的大好青年。怕幽灵鬼怪,但不惧死尸,因为是个西医。RP好。欢迎本人补充。”

被封不觉称作顾问的男人,看上去的确如来之前觉哥所描述的那样年轻白净,看上去就像个大学生。特别是,皮肤好的简直如宣传广告上的女明星。但是,这咄咄逼人的开场白,却一点都不像他的外表那样温和无害。

王叹之沉默了片刻,镇定的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大概没什么需要我补充的了。”他顿了顿,才接着道:”初次见面,顾问先生你好,看来自我介绍我是可以省了。”

“比想象的从容的多啊…”顾问无谓的耸了耸肩。

“你先把东西放下吧,拿着也不累?”觉哥对小叹说完,便又看向了顾问:”你别太过分。” 

顾问听此,只是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声:”去冰箱给我拿瓶番茄汁。”

“顺便给我倒杯咖啡尽尽孝心吧,儿子。”一直在一旁看戏的天一也开口了。

封不觉从天一的最后两个字中听出了浓浓的恶意。

突然,觉哥抓住小叹的胳膊猛地把他整个人拽着向后拖了一个身位,接着像没事人一样道:”来来来,展示自己机会的时刻到了!”

“等等,我有不好的预感啊……”

“去给老丈人和丈母娘端菜汁倒咖啡去吧,我看好你哦王叹之同学,千万不能辜负祖国和人民对你的殷切期望啊。”

“你满嘴跑火车的功力见长啊……”看着觉哥竖起的大拇指,小叹无力的道。

“向咖啡里吐口水,在番茄汁瓶外涂520都可以。”封不觉面不改色的小声说。

……你以为我是你啊。小叹虚着眼,默默脑补了一个”再见gif”。

♞三

小叹觉得觉哥今天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诡异的氛围。一言一语暂且不提,因为觉哥向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早就习惯了。

就在刚才他想去开冰箱门拿番茄汁的时候,封不觉忽然从他身后冒出来了。在大喝一声《武林X传》某人物的经典台词”放着我来”后,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的把自己推离了冰箱三米远,然后唰的打开冰箱门,飞速的伸手,伴随着极短暂的”哔一一”声后,觉哥瞪着死鱼眼面无表情的把顾问要的沾着不明红色液体的番茄汁丢到了他桌子上。虽然觉哥说是有一罐洒了,但小叹的直觉告诉他没那么简单。

此皆为前话,休暂不提,现在要说的是……

小叹陷入了难题。

一个堪比”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难题。

“你喝番茄汁还是喝咖啡。”来自顾问的会心一击。

特别是,当小叹说”我喝水就行”的时候,顾问还带着莫名奇妙的微妙表情说了一句。

“没有,如果你问没水怎么还能泡咖啡,我可以事先回答你,最后的一滴水也都进咖啡壶了。”

“这不是咱俩第一次见面时的桥段吗。”天一插嘴道。

♞四

乌云笼罩着天空,视野中一片昏暗。只在闪电时才划出一线亮光,扫去昏暗带来的沉闷。但闪电过后,接着便是隆隆的雷声,那雷声好像从头顶滚过,然后重重地一响,炸了开来。这雨并不像以往的“万根银针竖地面”那样竖着拉开雨帘,而是被风折磨成变形的巨浪。又是一个霹雳,震耳欲聋。一霎那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下来。  

虽然知道一定会下雨,但也没想到竟来的如此突然而又气势汹汹。

天一戏谑的开口道:”你们没拿伞是吧,儿子。”

“你这梗玩了几年了还不够,知道没创新精神会被社会淘汰这个道理吗。”觉哥反击道。

“有这时间嘲讽我,不如去帮帮你带来的人。”天一一边说着一边从西服口袋中掏出一颗咖啡糖,剥掉糖纸,放入口中的瞬间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个销魂的表情。

觉哥看了一眼小叹,发现他正皱着眉,仿佛小学生见到微积分试卷时的表情。

♞五

王叹之的眼神不知不觉变成了视死如归的性质。

喝下这个东西真的不会死人吗。小叹心中开始给自己花样点蜡。遇到胃酸千万别发生什么激烈的化学反应啊,我还期待着能研究出癌症的治愈方法呢。

先把时间轴倒回五分钟之前。

在了解了问题之后,封不觉一脸轻松的说:”我当是什么啊,so  eazy.”

“Mom  no  longer  have  to  worry  about  your  learning.”小叹虚着眼吐槽道。

“两个都喝不就行了吗。”

“那是先喝番茄汁还是先喝咖啡呢。”

“小叹,没想到啊。”觉哥的眼神突然变得深邃起来了,像一位老父亲看着自己终于开窍了的儿子,”你的思维居然也开始变得这么缜密了…”可随即他就换上了一副特别得瑟的表情,”果然在我耳濡目染之下,铁杵也可以成钢杵啊。可惜啊,你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觉哥笑的特别欠揍。

“去拿个杯子过来,然后……”

“把番茄汁和咖啡都倒进去,两个一起喝。”

♞六

   也不知道封不觉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总之,就在刚刚不久前,还被他稳稳拿在手中装着番茄汁和咖啡混合后呈现不明颜色液体的杯子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然后喜闻乐见的摔碎了。

   “呃……”见此情景,小叹不禁有点不知所措,他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碎片犹豫了几秒后,便猛然转头,朝着顾问所在的方向说道,”对不起!”

   ◤不小心手滑◢的觉哥,见此低头抹了把脸,开始出于本能吐槽道:”居然还道歉了……你难道真想喝那玩意吗……你他喵的今年才八岁么……不是你摔的都道歉……不仅八岁,还是个女孩儿。”他略作停顿,接着说,”……杯子钱我是不会赔的。”

   顾问扫了一眼地上那堆闪亮亮的玻璃碴,对封不觉的话也难得没什么反应,只是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

   你的表情早已出卖了你啊……

   还有……

   你他喵的在叹什么气啊。

   觉哥心里吐槽道。

♞七

   气氛仿佛僵住了,无形的各色气场在无声的对撞,良久之后,顾问率先打破了平静。

   “有一个问题,我很好奇,想听你本人回答。”顾问一改往日没什么好表情的人渣脸,忽然笑的特别灿烂。

   “在不侵犯个人隐私权的前提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觉哥也笑的特灿烂。

   “你和王叹之,谁在上面?”顾问面不改色光明正大毫不拖泥带水拐弯抹角的问出了一个是正常人都会感到羞耻的问题。

   嚯…小看了他的下限啊,并且果然毫无心理负担的完全无视了我之前的话啊。来自觉哥的内心活动。但他还是立即面不改色干脆利落简洁有力的回答道:”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多说无用眼见为实。”

   ……你们在扯什么,语速太快听不清。小叹选择性耳聋。

   “你以为插科打诨有用吗。”顾问冷笑。

   “我认为是有用的。”觉哥淡然承认了自己先前的行为。

   “话说回来,我有个问题很好奇。”小叹忽然开口了。

   “队友帮忙转移话题啊……”

   小叹没有理会顾问的吐槽,神色严肃的接着说道:”为什么天一先生这个觉哥名义上的父亲会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啊……”

   “我长的嫩。”天一趴在桌子上,毫不脸红的自夸道。

   “敷衍的这么明显真的好吗。”小叹虚着眼盯。

   “王叹之。”顾问说。

   被叫到名字的小叹下意识的回头了。

♞八

   在小叹回头的瞬间,觉哥突然出手了,而他的突然行动,刚好挡住了顾问攻来的真理之线。封不觉的右手骤时中心多了一个红色的点,不仔细观察完全看不出那是受伤的痕迹。他淡淡的扫了一眼流下的一抹血痕,看似毫不在意的放下手,可接着他便微微仰头瞪着死鱼眼阴恻恻的说道:”我说过,别太过分啊。”看上去好像生气了。

   “噫,果然是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这胳膊肘向外拐的真快。”顾问毫无半点伤人未遂的自觉,惬意的喝了一口番茄汁。

   “嚯…你这是屎尿梗玩腻了所以又不甘寂寞的玩起了儿子梗吗。”觉哥虚着眼吐槽道,”这次又是你所谓的测试吧。”反正按眼前这人以前的所作所为,这次名义上的”见家长”目的肯定不会单纯的和白莲花似的。

   “你终于不揣着明白装糊涂了。”顾问挑了挑眉,”那你现在开始答卷吧,考不了满分也至少混个及格别挂科,我可没那个美国时间给你补考。”

   王叹之默默的听着觉哥和顾问不明觉厉的对话,一脸淡定。表面上看完全没有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庆幸或是惊魂未定,可实际上……他只是反射弧过长,效应器尚未做出反应而已。因为事先封不觉也没详细的告诉他关于顾问真理之线的详细信息,只是粗略的称之为”那个人渣的能力”,所以小叹还完全处于云里雾里的状态。

   同时,封不觉大体验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也就没什么顾忌了,现在的他,只想赶快破解世界观后从这个人为的剧本中出去。

“那么我就简明扼要的说了……”

   然后,觉哥的第一句话就让小叹当机了。

“什么鬼?!!!!”被毫无防备的冲击了世界观的小叹脱口而出道。

♞九

   “关于现在所处的空间,并不是真实的世界。”封不觉开口高能,”只是天一书店里的一个亚空间而已。至于具体是什么时间调包的,大概是在昨晚半夜我和小叹都睡着的时候吧。”他说到◤都睡着的时候◢六个字时,还伸出手比划了个引号。

   “你果然没处在深度睡眠状态啊。”顾问不置可否的道。

   “非也,正是因为睡的太好了。”封不觉摇了摇头,”还有,虽然我没有你和天一那种奇怪的力量,但也别直接简单粗暴的把我当个普通混日子的人看。”

   “从来没有过,你多虑了。”天一插话,”再不济也是个特立独行的神经病啊。”

   “你这用褒义语气说出的贬义句是几个意思啊。”觉哥虚着眼吐槽道,”大人说话,老不死的别插嘴。”

   天一听此没有生气,只是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然后接着看起了手边那本黑色书皮的◤小说◢。

   小叹已经在旁边被晾了一段时间,可他也不在意,仍然撑着淡定的表情,只是目光时不时在封不觉、天一、顾问三人身上游移着。

   果然是一家人啊。小叹一边走神一边想。都是神经病。

   “那我接着说,这次别打断了,毕竟监考老师打断学生做卷这种事也太不人道了。同时,禁止吐槽。”觉哥说。

   群主全体禁言了。小叹脑洞大开。

   “我做出推断的理由,是因为我发现了三个不和谐之处,也可称之为……疑点。”看着封不觉准备展开强行解说模式,小叹情不自禁的脑补起了死神小学生的BGM。

   “一是,不可思议的空旷。我和小叹是步行前往的,可这一路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即使天一这次转移的地方相当偏僻亦或是暴雨将至等什么原因,也不可能这么……死寂,因为不光是人,连鬼也没有啊。并且为了确认这一点,我还特意绕了点远路。”

   我说你怎么把东西都丢给我……小叹有些怨念。

   “二是,对顾问人性的剖析。你不可能没有明确目的想要见一个人或者做一件事。虽然从小到大一共也没见几次面,但每次只要跟你有所接触都让我刻骨铭心难以忘怀啊。小到屎尿梗大到……呵呵。”封不觉没有明确点出,但在场的除了小叹,都心领神会。

   “还有啊……”觉哥顿了顿,”你他喵上辈子是老师吗?!!整天就知道测试测试测试!脾气再好的学生也会被你逼的爆粗啊?!!……言归正传。”发泄了一下心情好了不少的封不觉接着说,”我昨日夜观星象,发觉……”

   “说人话。”

   “三是,糟糕的天气。”觉哥立即正色道,”昨天的天气预报说今天16-21℃,天气晴朗,适宜出行,总之是个走亲访友约会野……”

   “说人话。”

   “说完了。”觉哥虚着死鱼眼道。

   “你竟然会相信天气预报?”天一挑眉,”看来我可以重新定位一下你在我心里的形象了。◤每晚都坚定的守在电视机前一脸严肃的准时收看新闻O播的三好青年◢怎么样。”

   “Wait.两者有什么联系吗…不过仔细想想你说的倒挺像小叹。”

   王叹之原本站在一旁一言不发极力稀释存在感试图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可惜还是躺枪了。

   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准时收看新闻的癖好。小叹表示不服。别给我随便加设定啊?!!

   “你那三个理由听起来太过牵强了吧?”顾问开口道。

   “但如果建立在你已经承认是◤测试◢的基础上,一切便都顺理成章了,不是吗?冰箱里放爬行纲有鳞目的某种动物、玻璃杯沿涂抹某种不明化学物质、用真理之线突然袭击……本来我不想直接挑明,可无奈某人脸皮太厚,不完全说穿半点反应都欠。”

   此时小叹即使弧再长也明白了,先前所见的发生的不合理的断片,至此,也连成一片了。

   “小叹啊,被我救了那么多次你也别太感动,我知道本人男友力特别……”正当觉哥恬不知耻的说到一半,突然膝盖传来一阵强烈的剧痛,与此同时他……跪在了地上。

   “干的漂亮!”顾问鼓掌鼓的特别带劲。”刚才我都快听不下去了。”

   啊,你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没多大事,只是封不觉被半黑化的小叹给狠狠踹跪了而已。

   “好了,玩也玩完了闹也闹够了,改切入正题了。”顾问清了清嗓子,表情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十

   顾问忽然用阴森森的声音道:”……你们现在看到的,其实都是幻觉而已……这里,是地狱啊……呵呵呵……哈哈哈……”他一边说,其面部一边扭曲起来,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撕扯着。

   “如果所谓的地狱就是呆在亚空间里看你用真理之线揉脸那我一定会向地狱的负责人投诉。”封不觉平静地回道,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你只是个常年患有精神疾病的普通人,那些你所谓‘感知’到的信息,全部都是幻想,精神病人自欺欺人的幻觉。”

   封不觉道:”这假设很有趣,你接着说。”

   顾问接道:”你的过去,你认识的那些的人,你那些不同寻常的经历,也全部是都是南柯一梦罢了,同样是精神病人的妄想。现实是,你只是个默默无闻的作家而已,你的书几乎没有人喜欢,于是,你每天待在电脑前,产生了种种幻想,时日久了,便信以为真。其实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超能力,你也不会什么《遁甲天书》。”

   封不觉笑道:”那又是为什么,你,这个知道如此多事情的人,会出现在我面前?假如一切都是我的幻想,你难道是我腹中的蛔虫?”

   顾问道:”既然你精神上有问题,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此?也许我是一个理性的你所产生的影像,一个幻觉。我就是被你深埋心中的,残酷的现实。我是为了来告诉你,你的所谓能力只是自己的幻想,你的记忆也是虚假,你看到的,记下的事情,都是假的。”

   “假设我已经疯了,那么我就不能相信自己,我就失去了标准,常识可能只是我的想象,没有客观的参照,就不能证明我不同于凡人,主观上的辩证,岂能得到绝对的结论?如果我同意你的观点,即否定了自己的特殊,并承认精神失常,可一个精神失常的人,又如何理智地意识到这一点?梦中之人,意识到做梦便醒。而你这个所谓‘理性自我意识’的出现,难道意味着我的精神病自愈了?”

   顾问不紧不慢地道:”那又有没有第三种可能,你,只是一个臆想中的人,并非真实存在,你可能是一幅画中之人、一个电影里的角色,一部小说中的人物,或是某个人脑海中的幻想。你的意识是他人强加的,你的言行是他人编造的,而你此刻会遇到我,也是他人安排的。”

   封不觉回道:”那么我对你这番话的反应,也在那个人的控制当中了?”

   顾问道:”此刻,我出现的意义,不就很明显了吗?”

   “为了否定我的存在,并且让我自己意识到这点?”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的,至少现阶段不会。”

   封不觉冷笑:”也就是说,随着你这场游戏的进行,我会逐渐相信,自己是个虚构人物?那我最终,恐怕不是发疯……就是自杀了?呵呵……这种下场我倒是见过不少。并且,如果要证明你自己只是我的幻想,那么你化成一阵风离开不是更好吗?顾问,你无聊的测试也该停止了。”

   “那就到此为止吧。”顾问道,”测试成功,恭喜你,低空飞过。”

   “预料之中的结果啊。”天一看完了最后一页,惬意的伸了个懒腰。他放下书,抬眼道,”那没我这群众演员什么事了的话,我就撤了。”

   “我助你一臂之力。”顾问笑眯眯的说,”不客气。”

♞十一

   被真理之线紧紧勒住全身的疼痛感经由大脑皮层神经中枢尽职尽责的通过效应器作用在身上。感到顾问又将那无形的线收紧了不少,已经无情的勒入了血肉之中,鲜红的液体从伤口中汩汩淌出,如开了闸门的水龙头。总之,现在的天一,视觉效果看上去,是相当的凄惨。

   他没有半点反抗,只是不紧不慢的喝尽了杯中的最后一滴咖啡,目光释然,仿若看破万丈红尘。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最后,他仅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便被绞为四分五裂。

   杯落,变成一地支离碎片。

   人亡,尸体却化为一团黑烟升腾散尽。

   始作俑者面色平静,眼都不眨的喝着番茄汁。

   “没事,家暴而已,他俩的日常。”觉哥拍拍死机小叹。

   被觉哥”科普”后的小叹,一脸卧槽的说:”这是我见过的最血腥的家暴了,动不动就拔刀相向啊…”

   “是拔线。”觉哥纠正。

♞十二

【剧本已完成,正在结算奖励。】

【获得经验值:0游戏币:0】

【获得物品/装备:无】

【完成/接受任务:0/0】

【特殊、隐藏任务完成:0,破解世界观:虚妄空间】

【惊吓值激增:0次,最高惊吓值:0%,平均惊吓值:0%】

【您的恐惧评级为浑身是胆,抱歉我不提供额外奖励。】

【获得技巧值:0】

【技巧值加成经验:0,游戏币:0】

【剧本通关奖励:无  基础经验加成:0】

【结算已完成。】

   “还有180秒就传送了你不想再说点什么吗。”顾问坐着转椅原地转了个圈。”我的创意不错吧。”

   “你越来越无聊了。”

   “如果你只想说这个那么我就直接say  goodbay了。”

   “你这次居然没玩屎尿梗,吓得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你了。”封不觉面无表情的说道。

   “切,我是文明人。”顾问撇嘴。”我还是不明白,你喜欢王叹之什么?人傻钱多?”

   “嚯……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小叹心里有万千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行,那就再见了。”顾问站起身,揉了揉脖颈,忽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转头对封不觉说道,”天一让我转告你,要重视那个谜题的答案,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无聊的人给出的无聊的建议罢了。”封不觉回道。他又回想起了那封信的最后十六个字一一黑云压城,草木皆兵,革故立新,大势所趋。

   最坏的情况终究是要发生的吗。

   那可不一定。

   “我们走吧。”

♞十三

   亚空间在所有人都消失后开始缓慢的皲裂崩塌,书店中老板桌上唯一的那本书被震翻在地,有三个大字呼的一下翻过。

   “的确是个很好的人,但…”即将彻底崩坏的空间中骤然响起一个仿佛还带着笑意的声音,但也立刻戛然而止了。

   整片世界分崩离析,重归于永寂。

   宛如一场戏剧落下了帷幕。

   哦对了,那三个字是……

   一一王叹之。

♞终

   真实世界中,竟真的是难得的好天气。天蓝的连一丝浮絮都没有,像被过滤了一切杂色,瑰丽地熠熠发光。 

   此刻,觉哥和小叹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天气预报居然真的准了啊,感人至深。呼……果然还是现代工业化城市这种污浊的空气呼吸起来比较习惯啊。”封不觉说。

   “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奇怪的爱好。”

   “不是爱好是习惯。”觉哥瞪着死鱼眼纠正道,”习惯仿佛一根缆绳,我们每天给它缠上一股新索,要不了多久,它就会变得牢不可破。”

   “不要以为你用这种严肃的语气和神态说出来我就不知道是曼恩说的了,封大文豪先生。”小叹虚着眼吐槽道。

   “居然被看穿了?!!好厉害,真不愧是小叹酱!”

   “别用熊吉的表情搭配这么槽点满满的话啊。”小叹扶额,”只会让人想把阿萨斯糊你脸上,还有,这次回去后把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详细交代。”

   “好的大王,遵命大王!”觉哥一脸狗腿的说道。

   “…别乱用梗啊?!!”

   生活很美好。

   天空澄碧,纤云不染,远山含黛,和风送暖。 

   “对了小叹啊,家长都见完了该领证了吧?”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11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