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欺诈艺术》(西班牙篇②)


♟西班牙篇

♢三

  王叹之正坐在一辆破旧的老式吉普上,车主是个小叹在路途中偶然认识的吉普赛人,在得知小叹要去的地方和他顺路后便热情的提议可以搭载他。车主的妻子皮肤是漂亮的橄榄色,笑容也如南欧的阳光一般温暖。见到小叹毫不生分的喊“Hola~”。

  这里的空气飘荡着与城市截然不同的味道。大概是土地或葡萄园和牧场的味道,也许是饭菜和晾干床单的味道,还可能是悠闲的味道。雪白的墙上晾着熏肉和培根,小孩子吵吵闹闹的聚作一团,男男女女都是长期户外劳作而晒出的红黑色健康面庞,穿着谈不上款式的牛仔裤和蹭脏的大T恤,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光芒。

  王叹之单手随意的搭在车窗外,享受着南欧慷慨的阳光和地中海更慷慨的风,目光看向窗外,他甚至可以遥望到远方非洲大陆的轮廓于湛蓝的海天间向着更远处延伸。此刻,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心甘情愿的陶醉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中。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舒适。

  随着刹车声和车身的停稳,王叹之结束了短暂的放空,向车主夫妻用蹩脚的西班牙语道了谢,带着行李下了车。他再次展开纸张查看了一下地址,又经过了困难而漫长的寻找后,终于在当地人的帮助下找到了封不觉的暂住地。

  “觉哥?”小叹试探性的喊了一句,然而没有人回应他。

  他有些疑惑的敲了敲木门,出乎意料地,伴随着“吱呀——”的声响,门开了。

◇四

  此刻是黎明即将降临前,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低矮灰暗且历经过长年风吹日晒的房屋,再不复当年刚修建好时的光鲜美好。被白漆粉刷了一半的墙面,坑坑洼洼的,布满划痕,如同耄耋之年的老人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密集的雨点呈自由落体运动,穿越雾蒙蒙的空气坠落在地上,逐渐汇集成连绵不短的水洼。狭窄逼仄的暗巷里,似有人行色匆匆的经过,带出一瞬手电筒打出的明亮白光。某化妆品的宣传广告牌上被人恶劣的绘上了糟糕幼稚的涂鸦,单一的朱红色油漆,勾勒出一个扭曲的圆,上面纷杂的线条似要表现出人的五官,糊成一团的笔画使整幅图看上去像是一张拙劣又失败的抽象画。

  朦胧的一片阴影中,隐隐有一个身形披着漆黑的夜色,穿越重重雨幕而来。渐近的脚步声一直延续到一家上书“BOOKS”字样的书店前,伴着起步带起的水渍,一只湿漉漉的雨鞋踏进了书店的大门。

  来者关好门,然后熟门熟路的摸索着打开灯。

  书店里一如既往的杂乱,地上堆着书本,桌上堆着书本,书架上堆着书本,总之各类书籍堆积成山,毫无任何秩序和规律可言。老板桌后坐着一个穿着皱巴巴的黑色西服的男人,他半躺在老板椅上,脸上还搭了本纯黑色封面的书。

  “连床都懒得去睡么……明明起居室就在身后吧。”来者小声嘀咕了一句,瞥了一眼老板椅后那扇虚掩着的门,然后撑开仍在滴着水的雨伞找了一小片空地放下,准备等上面的水珠自然蒸发。

  他百无聊赖的自言自语道:“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啊……?不过,这次怎么转移来西班牙了……”

  “……我忍你很久了好么,我受够了好么,你吵死了好么。”原本一直呈现着睡眠状态的天一突然一把拉下盖在脸上的黑皮书,漆黑的死鱼眼下——是同款配套的乌青色黑眼圈。他猛地灌了一口桌上已经冷掉的半杯咖啡,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如果觉得嘴巴闲得无聊可以去吃屎,枪匠先生。并且你半夜三更在未征得主人同意的情况下不请自来,我完全可以去法院起诉你私闯民宅。”

  “喂?!!好不容易见一次你就是这么欢迎老朋友的吗?!!”枪匠抖了抖略带湿气的头发,表情无辜,嘴角抽搐的说。

  天一坐着一动不动,身上缭绕着几乎化为实质的起床气。

  “要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呵呵。”

  “……这么直白真的好吗。等等,这次回来是有重要的事要说的。”枪匠抹了把脸,尽量压抑住想往那张脸上狠揍一拳的冲动。

  “是关于封不觉……”天一没什么精神的向他的高档咖啡机里加着咖啡豆,“还是疯不觉?”

  “你知道了啊?”

  “你应该问我不知道什么。你以为所有很都和你一样蠢,哈士奇先生?”

  “那是什么鬼后缀啊……”枪匠情不自禁的吐槽了一句,表情便立刻变得严肃起来。“那你是插手还是放任其自流?”

  “在可控时放任自流,在失控时加以限制。不过他好歹也有我的优秀基因,这点小问题不算什么。”

  “你还真放心啊……万一玩脱了呢。”

  听此,天一微微昂起了头,漆黑的眼底翻动着滔天巨浪。忽然,他唇角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嘲讽而倨傲。

  “你还是不了解我啊……世人皆被命运掌握,而我,掌握命运。”

【TBC】

还是没什么卵用的废话。

⊙第二次居然是周更,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和①差不多的字数。

现在想来,从一开始选择走剧情向就是作死啊。(手动黄)高智商角色太多,有些苦手……西班牙篇的剧情大概想一半了,有的地方还是没圆过去so sad

可能是因为想写的人物太多,也许是因为跨了两部作品,而且我个人写作速度大概也占一部分原因(ni)……我突然发现,觉哥到现在还没说过话。(眼神死)这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评论 ( 16 )
热度 ( 77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