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欺诈艺术》(西班牙篇③)

⊙查看相关内容可搜索 欺诈艺术 TAG

♟西班牙篇

♢五

  王叹之拖着行李走进房屋。

  古朴的木餐桌上铺着色彩活泼的花格子布,上面放着一个用来装盛烤面包的手工编织的藤条篮子,里面还放了一个被掰了小半块的蒜蓉面包。旁边的盘子中则盛着一些苹果派和金灿灿的小炸鱼洋葱圈。只见篮子下还压了一张便条模样的写有字迹的纸。小叹将它拿起,毫不费力的辨认出这正是觉哥的字迹。

  果然没找错。小叹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三十二个赞,然后凝神看起来。

  内容也很简单,不过寥寥两行而已。

  【小叹,我出门拜会一个老朋友,稍微晚点回来。桌上有吃的,冰箱有喝的。】

  至于觉哥为什么知道他会来并且时间还卡的这么准这点,小叹说是一点不好奇,那肯定是假的。但因为早就有了名为“封不觉抗体”这种东西,他也没过多的纠结。

  毕竟从小学到现在,觉哥总是能想出一些令一般人瞠目结舌或匪夷所思的事并将之付诸实践。小到在寒暑假作业练习册上发表反学校并带有藐视权威性质的有理有据言辞犀利的长篇大论,大到面不改色极度冷静的收拾好“那次事件”的现场,完美的做好了一切善后工作。

  正当王叹之还沉浸在对封不觉以往各种行为的回忆中时,突然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嘿!”骤然炸响在耳边的声音令小叹条件反射的心脏急跳了那么一下。

  “……觉哥,下次能换个打招呼的方式吗?”

  “我看你发呆发的太过专注,所以才选择了最快也是最有效率唤回你游离意识的方法。怪我咯~?”身着蓝黑色格子衬衫的男人面带惯有的【封不觉式笑容】,逆光站在大敞的门前,身形的轮廓线几乎融化在过于炽烈的亚热带地中海气候的艳阳中。

  “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啊。”觉哥一边说着手也没闲着,找了两个透明玻璃杯后,从冰箱中取出冰镇的葡萄酒倒了两个半杯,并将其中一杯递给小叹,“没高脚杯,凑合着喝吧。话说若雨和小灵现在在哪儿呢?”

  “没想到就有鬼了好么!纸条都留好了当我没看见吗!”小叹愤愤接过杯子。“她们在温哥华度假,顺便若雨让我帮她催稿。”

  封不觉装作没听见后半句,说:“啊,那个纸条啊。你之前打完电话我就写好了,以防万一用的。”

  “我该说果然吗……还有,你话题转移的太过生硬了啊喂。”小叹突然觉得不知该从何槽起。“话说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有西班牙的朋友啊?”

  “那个人喜欢全世界搬家,吃够了某地的美食就去另一个国家。他前一阵在日本,寿司和生鱼片快吃的没胃口了,于是就来这儿换换风格。听说是有'最新鲜的海鲜,甜美的葡萄酒,极品雪莉,肥美的虾子,酸甜可口的凉菜汤,嗞嗞作响的橄榄汁烤排'就来了,不过估计这次也呆不了太久。他一向是个喜新厌旧的人,除了咖啡。”

  “觉哥,这次你出国的目的不会就是单纯访友吧?按我对你的理解,你肯定不是这样的人。”

  “的确,只能说这是理由之一……”封不觉坐在椅子上,手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杯子,“既然你来了,并且你也是自己人,那告诉你原因也不是不可以了。”

  “这是如果我不来你就不说的意思啊……”小叹虚着眼吐槽道。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封不觉冲小叹竖了个大拇指,“第二个原因么,最近秩序正在找我,估计来者不善,大概是因为那件事吧。第三吗……我觉得这儿地形不错,可以在旅游的同时顺便躲个人什么的。”

  “……和地形有什么关系?”

  “较为详细的说,西班牙的地形大多是高原间以山脉,最高点在南部的内华达山,主峰穆拉森山海拔3478米,是伊比利亚半岛的屋脊。由于山脉逼近海岸,平原很少而且狭窄,比较宽广的只有东北部的埃布罗河谷地和西南部的安达卢西亚平原。而大多河流跌宕曲折,只有瓜达尔基维尔河下游可以通航,其他河流均无法航运。乘航班的话太容易查找到个人信息,而客轮人流量极大,对身份的要求也不是特别严苛,所以是最好的选择。最后,我们现处的地方,则离直布罗陀很近,虽然是英占导致过境稍微有点麻烦,但总得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我说了这么多应该懂了吧?”

  然而小叹仍沉浸在一堆奇怪的地名中尚未回过神。

  看着小叹一脸懵逼的表情,觉哥长长的叹了口气,同时做出一副此子不可教也的悲痛神情,低声道:“罢了,本大爷还是用你能听懂的版本简单说一下算了。”他轻咳一声,语气重新变得欢快起来,“总之——由于西班牙的天然地势和咱们现在所处的位置,造就了一个非常适合跑路的完美路线。咱们一可以直接从地中海最便捷的出口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大西洋,走纽约线或者科隆线,从此天高鱼跃任鸟飞;二可以和他们在欧盟继续兜圈子,不急着回中国,还能顺道去趟佛罗伦萨取取材什么的,就当旅游了;再不济还可以玩迂回路线,走苏伊士运河进红海亚丁湾……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以上,有理有据。”

  “就因为这些啊?”

  “不然还能为了拯救世界?”

  听此,王叹之突然噤声了。他缄默的看着封不觉,只是微微笑起来,眼底有细微的光在无声的明灭。

  “嗯,那难得来一次,明天开始,出去逛逛吧。”

♢六

  哥特式的建筑,以高、直、尖和强烈的向上感为特征,结构轻盈纤细。通体乳白色的外墙壁,由璀璨的金色勾边。英式皇宫的小尖塔,充满浓郁欧风的古典花园,卡其色的室内小平台,无一不透露着西方风情。半开的雪白色大门上金黄色的花纹交错生长,宛如富有生命的舞蹈。一群白鸽在不远处的一条石子小路上窃窃私语,“啪啪”的脚步惊动了它们,于是便都“呼啦啦”像纸片一样随风而起。

  随着脚步声的停歇,正在喂鸽子的白净青年直起了身子,放下了手中的番茄汁。他用手正了正黑框平光眼镜,转过身去。

  来者一副生人勿近不苟言笑的模样。剑眉,眼窝深邃,嘴唇极薄,五官仿佛刀削斧凿而成的。简单一句话,这人天生长着一张杀手脸。

  “天一让我带句话过来,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他说。

  “意料之中。”顾问平静的道,“按时间的话,有两个人快要找上天一他儿子了。”他说,“赌蛇……不,现在是巨星汤姆-斯托尔先生了,送消息这种事居然不是左道而是让你来,我有点怀疑逆十字现在的人手情况了……”

  “大概是因为我最近来这儿拍戏,传个话比较方便,片场就在隔壁城市。”赌蛇办事向来干脆,“我走了。”

  “那就再见咯。”顾问复又拿起番茄汁,喝尽最后一口,狠狠捏瘪了易拉罐。

  “通知让我回总部就直说,委婉的中断假期并没有什么卵用啊,只会让我感觉更恶心而已。”他自言自语道,“等我回去向你咖啡里拌上屎。”

【TBC】

本段插了两个flag,是连在一起的。

以下照例的废话:

利用最近两个周晚十点半到十二点写的。

于是最后变成了……半月更?至少还能撑两次(深沉的)。

下段有点叹封糖……的苗头。看个人感受而论。
后文肯定会出现的两个内容有——觉哥跳舞【真不是老年disco。我知道一定有人很好奇我会怎么写觉哥跳舞……虽然我写完了但我就不发(没错我居然有存稿啦!),有本事打我啊?】和鸿封逻辑强暴【个人觉得写的挺失败】。吞封打不打……我还没想好。毕竟……《惊悚》原文里还都没好好打过一场啊——

感觉剧情进行的有点慢,等反应过来发现光忙着写风土人情了(一脸懵逼)。

越写发现越多的地方圆不过来了,果然智商还是有点跟不上吗(一脸懵逼)。

最后发现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再写一个【XX篇】放到【西班牙篇】前,补齐所有的设定伏笔主线以及世界观……(一脸懵逼)

【说明】:之前写的《骤雨将歇》和《欺诈艺术》世界观相同,当时由于篇幅问题而没有解释的地方会在这里进行阐述。也就是说,《骤雨将歇》会被并入《欺诈艺术》之中,成为一个阶段性的【篇】而不再是单独的故事。关于阅读顺序问题,最后会有整合。

ps: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评论!

评论 ( 4 )
热度 ( 76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