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欺诈艺术》(西班牙篇⑦)

♟相关内容可查看 欺诈艺术 TAG

♢十二

  蜿蜒的群山像一条沉睡着的灰龙,它在这里静静地蛰伏,没有丝毫声息。山上笼罩的是白雾,明明是夏天,这霜露却像深秋一样苍劲。深绿的叶片打上了露水,从远方传来了几声孤凄的鸟鸣,山间没有艳丽的花朵,更可怖的是——这里没有生气。

  没有生气。

  封不觉却微微一笑,眼眸中闪烁着戏谑的光芒。

  杀气。

  凛冽的杀气。

  仿佛要将寒气充斥进人的骨髓里一般。

  远处鸟儿的声音仿佛呜咽在了喉咙里。

  不止鸟儿,整个山,甚至连树叶都没有了声音。

  突然,草丛中闪出了几十个黑衣人,杀气顿时如滔天骇浪一般扑面而来。他们脸色惨白,面无表情,像僵尸一样干瘦。几十个人前后夹击,目的好像是要将载有五人的吉普牢牢堵住。

  鸿鹄微皱眉头,发生了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现象。他猛的踩满油门,车如离弦的箭一般,速度立刻提了一个档次。

  “喂喂,这是什么情况?”梦惊禅立刻丢掉了手中的酒,迅速摸上藏在风衣中的枪。

  “我接这单生意的时候可没想到还需要动手啊。”鸿鹄微微叹口气,一只手仍稳稳的把住方向盘,另一只手则是不慌不忙的取出武器。

  鬼骁不但没有惧意和紧张,相反还很兴奋以及……跃跃欲试。他之前在觉哥这儿憋的一肚子气,终于有地方可以发泄了。

  小叹眼皮一跳,轻声对觉哥说:“这些不会是……”

  觉哥只笑不语,但出于对封不觉这人的极度了解,王叹之清楚的明白……这是只有在觉哥非常嘚瑟的时候才会露出的表情。

  “停车。”鬼骁说。

  “我觉得直接碾过去会更好。”抽喝烫撑着脸道。

  封不觉难得说了句人话:“现在毕竟法治社会,这么干,不好吧。”他纯良的笑道,“要不就听鬼骁的,停车?放心,我不会跑的,毕竟本大爷一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并且我还带了个拖油瓶,就算真跑也跑不了多远。所以你们放心打,OK?并且……现在最重要的好像不是你们选择加速或停车的时刻了。”

  随着封不觉话音的落下,梦惊禅的脸色终于变了,因为他看到了……极为违背自然科学的一幕。

  ——那一群人仍紧跟在车后,甚至隐隐有超越的趋势。

  “尸刀的人么。”鬼骁皱眉,眼底隐隐翻动着一丝嫌恶感。

  而听了觉哥之前的一番话,鸿鹄也明白了什么,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封不觉一眼,然后说:“眼下的情况……果然和你有关吧。这就是你之前说的'圈套'吗?”可他忽然话锋一转,“虽然你的话一向可信度低的不行,但你说的后半句的确是客观现实,无法反驳。”他对鬼骁和梦惊禅说,“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还是先'解决'这些人吧。”

  “客观现实是几个意思啊……”小叹黄豆再见三倍速中。

   伴随着一声尖利刺耳的急刹声,鬼骁猛的推开车门,如影子般闪了出去,走时还不忘顺手带上车门。还没等人看清他的动作,他就已经下压刀鞘口的被称为口金物的条状金属物,拔出了背后的太刀。锋利雪白的刃仿佛能划开空气一般,出鞘之时带出一阵凛冽的寒气。他眸光冰冷,嘴角隐含一丝讥讽的意味。

  “萤火……安敢于与皓月争辉?你们,只不过是外力提升上去的半调子垃圾而已。”

  “我【哔——】啊,未成年的中二病发作起来的究极状态原来是这样的吗。”封不觉望着窗外的一幕惊了。

  梦惊禅用眼神狠狠剜了觉哥一眼,也下车了。那眼神中透露出的意思大概类似于“你tm再黑我们秩序的人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办了”。

  “我期待你会用什么手段翻盘。”鸿鹄不知是何意味的说了一句,也下车投入了杀戮之中。

    而被限制行动的二人,仍心安理得的坐在车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不制造点麻烦就太顺利了,不是本大爷一惯的风格。”  觉哥的脸上又浮现出了嘚瑟的笑,“毕竟,要是我真的什么反抗也不做,对于他们来讲,那才叫'异常'啊。”他微顿半秒,“接下来,我们看戏就成。免费的真人武打片,现场版!不看白不看~”

  “好吧。”小叹笑了笑,温润的眸子看向封不觉,“虽然目前受制于人的是我们,但不知为何,心里却蓦定最终掌握全局的也会是我们。”

  这一路上,王叹之的话出奇的少,在大多数时间里,他的目光总是停滞在静止的某处,明显是有心事的模样。可甚至连封不觉都无法确切的揣测出他此时的心理活动。此刻,封不觉突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已不再对王叹之这个人了如指掌。
 
  好像有什么将偏离既定的轨道,向着未知的方向发展。

  就像基因突变,你永远不知道它的变异方向是有利还是有害。或者是薛定谔的猫,你也永远不知道波函数是否会在下一刻崩塌。

  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令封不觉有些微妙的烦躁。

  为什么偏偏是王叹之,为什么恰巧是王叹之,为什么刚好是王叹之……不过,也只有王叹之。他永远也不会真的去利用算计。

  即使现在王叹之仍和平常无异,但封不觉内心的那抹忧虑的色彩,却一直牢固的盘亘在心头,重若千斤。

♢十三

  地中海暖风带来的湿润水汽裹挟着海洋特有的咸涩气味,由海岸线登陆,吹向广袤的内陆腹地。城市的街衢里,毛色驳杂的老猫半眯着眼趴在房檐上,懒洋洋的甩着尾巴。

  枪匠和神钥此时正在前往格拉纳达的路上。神钥一边开车,一边对枪匠的各类言论保持不予理会状态。毕竟,他可不认为一个路痴指的路是正确的。

  “应该向右拐吧……”枪匠兴致勃勃的坐在副驾驶一副指点江山的神情。

  “查尔斯-罗尔同志,你能保持安静吗?”神钥的嘴角隐隐有些抽搐。

  “话说,为什么不拜托斯托尔先生呢?我记得他的能力好像是连接两扇门吧。”

  “……不得不承认,天一对你的总结还真挺到位的。”神钥吐槽道,“赌蛇的能力只在两公里内有效,而且,前提条件还必须是他亲手触摸过的两扇门才行。”

  “这样啊……”枪匠抱着骨枪有些失落的说,但这份失落并没有持续多久,紧接着,他便想到了新的话题。“这次行动,你的假身份是什么名字?”

  “何塞-玛利亚。”神钥平淡的回了一句。

  海鸟于海空之上盘旋,洁白的尾羽在地中海炙热慷慨的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莹亮的光。

    一切都显得如此安宁祥和。

  另一边,格拉纳达某宾馆的前台处。

  “何塞-玛利亚小姐,欢迎入住本店。”

【TBC】

  我居然又周更了,但请相信我,这真的不是个好兆头。

  马上要步入刷题修罗期,趁着还存活,最后缴点粮罢了。

  前天晚上手滑删了个四千字的番外。并且,没备份没备份没备份…………(妈的智障)

评论 ( 8 )
热度 ( 58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