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欺诈艺术》(西班牙篇⑧)

♟相关内容可查看 欺诈艺术 TAG

♟16.5.30初修

♢十四

  一路上王叹之的思维都在毫无方向的发散着,宛如迷失方向的信鸽,没有半点目的性。

  他望向窗外广袤的天空。

  由于此时正处于夏季,受副热带高气压带控制的西班牙天气晴朗碧空如洗。但在王叹之看来,蓝色的虚空却透出一片广阔的茫然,仿佛是大理石雕像那没有瞳仁的眼睑。

  他下意识的回想起了一些记忆。

  封不觉与秩序的合作,诸神的半路介入,化装舞会现场的混乱以及那个一片漆黑中如蜻蜓点水般的吻,接下来的这次旅行,接踵而至的秩序众人和外援以及封不觉那时的神态……一切看上去似乎都那么正常,但当把它们放在一起时,却又难免会发觉其中所透露出的那一抹异样。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你明知道它的存在,却像是永远也捕捉不到它。又像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某种事物,待到需要描述它的形态时,却只有哑口无言的窘态。

  难受,很难受。

  这种在很久以前就隐约体会到的无知感,这种令人心情压抑的无法忽视的欺瞒感,这种几欲使人不能忍受的无力感,一齐混杂成一柄巨锤,狠狠地捶打着王叹之的灵魂。

  一开始的出游,性质为什么会转变为如今这样,亦或是从最初,目的就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平井无波。

  许久未发作过的毛病又出现了,王叹之感觉自己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他又陷入了之前被删除记忆后的那段时间那种浑浑噩噩的黑暗。这种思维的浑浊就像是一根刺长在脑子里,而且一直在长大,现在已经横亘在头盖骨内侧了。当然大多数时候它都那么安静空无,并且井然有序,不过总会有不巧的时候。诸如一些时候它会引起不必要的骚动和麻烦,尖锐刺痛最终演变为异常混乱,而这是无法逃避的。最起码他是这样认为的,但这次好像又有些微妙的差异,可王叹之并没有察觉到。

  他停止了思考,将头轻轻靠在车窗上,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车外的战局已接近尾声,其中,秩序的人形兵器——吞天鬼骁,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鬼骁所使用的太刀与同属刀剑类的打刀稍有不同,其区别之一在于刀鞘。太刀刀鞘上有两个被称作足金物的金属环,用缎带相互穿插编织成型,使之便于携带。缎带与足金物之间又用一小块名为革先金物的金属连接。刀鞘头部则有由石突金物包裹。太刀的刀身弯曲的形状使挥下斩击更为有效,这继承了较早出现的毛抜形太刀的那种弯曲形状。

  他的掌中没有丝毫空隙,无名指和小指紧握剑柄,拇指和食指轻捏,而中指则不繁不松地搭于柄上。每一次出刀,必会击倒一个乃至更多的敌人。当他持刀下劈时,将之上举。而当他持刀侧挥时,则将其侧移,然后顺势收回。他总是在挥劈的时候,尽力伸展手肘,然后给予敌人以强劲一击。即使在砍向对手时,他仍能保持太刀的握法不变,更没有丝毫迟疑犹豫,握刀之手稳如磐石。而在格挡对手之刀时,鬼骁仅仅使拇指和食指的握法稍作改变,便能稳稳招架。他的招式并不拘泥于套路,而是以冷静平缓之势,挥出灵活多变之刃,于众多尸刀人的攻击下,仍是游刃有余之态。

  他的老师曾教授过他这样一段话:握刀的方式在试刀持相或真正格斗时都应该是一样的。不管什么时候,都应该用准备击倒敌手的心态来握刀。

  而此刻,他也正是在将此付诸实践。

  “骁矮子还是很能打的嘛。”封不觉用手撑着头,瞪着一双死鱼眼说,“果然我的计划是正确的。”

  “觉哥,”小叹没有关注外界的战况,而是静静地看向了封不觉,黑曜石般富有光泽的双眸中,闪动着经过深思熟虑后坚定执着的光芒,他微顿半秒,轻轻笑了,紧接着,便是太过唐突以致显得有些突兀的一句话,“我想知道……”

  “一切的一切。”他抬手扳过封不觉有些削瘦的下巴,目光直直的看向封不觉被迫转向他的眼睛。

  一双混杂了太多复杂的情感的眼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多的甚至将要决堤。

  正当封不觉微微启唇,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鸿鹄第一个回来了。他敏锐的感受到了车内涌动的暗潮,嘴角露出一个不知是何意味的笑容。但他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一样,自顾自的开口道:“完全没出什么力,战局就结束了啊……”

  他暗藏的意思是:吞天鬼骁和梦惊禅也快要回来了。

  “不过疯兄你真是难得守信诺了一次啊,老老实实的呆着倒是让我有些不习惯了。”

  “我一向都是如此守信诺的人。”封不觉不着痕迹的恢复了最初的坐姿,整个人半倚在车门上,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王叹之微微低头,他的脸埋藏在车内浓厚的阴影中,以至于鸿鹄看不清他的神情。

  “希望如此。”刚回到车内的鬼骁说道,顺手挥掉了刀身上沾染的些许血迹。

  然而封不觉却只是不置可否的摊了摊手。

  梦惊禅眸光暗沉。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弄清封不觉的一举一动的目的,尤其是这次基本毫无反抗的妥协。过于顺利,以致让他产生一份更为深切的疑虑。仔细想来,合作、背叛、回归……一切事件的背后都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着,它于冥冥之中决定着未来的走向。而当他终于考虑到脱离出去,站在全局冷静思索一番时,他发现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现实。那只掌控命运、随意将他人的举动玩弄自如之手,正是……

  接下来,一直到抵达目的地,途中都没有再出现什么别的状况。但名为疑虑的种子,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蓬勃生长。

车刚开进城市,这一行人就发现了一个明显的问题——街上的人好像太多了。人们无不面带笑容,举手投足都洋溢着信仰的诚挚。人们高唱圣歌,组织有序的进行着游行。无论男女,无论老少,无论种族,无论身份,无论地位,于此时此刻,参与宗教游行的人们均是上帝的子民,是最忠诚的信徒。

  “这是宗教节日吗?”鸿鹄观察了一下,做出了一个简单的推测。

  “我觉得倒像是邪教活动啊……”觉哥虚着死鱼眼吐槽。

♢十五

  西班牙全境分为十一个教区,其中托莱多教区为其中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天主教的影响表现在西班牙人的日常生活中的各个方面。像其他天主教徒一样,西班牙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都是在教堂中度过的:出生后的洗礼,第一次领圣餐,婚礼和死后的葬礼。西班牙节日众多,有一个原因就是每一个城市、每一个村子、每一种职业都有一个圣徒作为守护神。每到圣徒生日的时候,这个城市或者行业公会就要举行大弥撒和宗教游行。

  鸿鹄推测的不错,这的确是西班牙的民间宗教节日——庆祝圣徒的生日。

  人流涌动,摩肩接踵,远远望去,仿佛就是一片荡漾波动的彩色海洋。

  正当几个没信仰的人都被宗教游行的景象所吸引时,封不觉突然毫无预兆的快速出手,狠狠将王叹之从所处的位置推开,同时,自己也极为灵活的压低身形。等到梦惊禅反应过来时,他所目击的便已是两个趴下的身影和仍直挺挺坐着的鬼骁,以及,一瞬尖锐的红光。

  明明仅能看到颜色,却不知为何,硬是透出一股尖锐冷厉的味道。像是锋利的刀刃或是冰冷的金属外壳给人的感觉一样。

  鬼骁仍是不避不让,但他的眸光,却是一瞬也没有脱离过那抹飞驰的红芒。他的脸上甚至流露出了兴味的神情。

  一切均发生在瞬息之间,快的本该令人反应不及,可鬼骁凭借极度敏锐的感官,愣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作出了反应。应对也极为简单,他仅是捏指作刀刃状,手腕出力微抖,指尖遥遥挥向那粒红芒。看上去像是玩笑般的举动,却带动的空间都发生了细微的扭曲。而在鬼骁作出应对后,红光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消逝黯淡,直至化为乌有。车内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争斗,不见死伤,却更加令人悚惧。

  封不觉像没事人一样重新坐直身体,还吹了个口哨。

  “有两把刷子嘛~”他调侃道。

  而鬼骁的怒气值也终于因为这如羽毛般轻盈的话,达到了MAX。他翻身直上,狠狠揪住封不觉的衣领,在这狭小的车内空间里,他整个人几乎随着起立的动作全部压在封不觉的身上,一直没精打采的眼眸蓄满了名为怒意的东西,整个人带着逼人的凌厉气势。他发力的手有些贴近封不觉裸露在外的脖颈,似乎下一刻他就会松开衣领转而掐住眼前这人的脖子一般。鬼骁在平常一般只会出现无动于衷的冷淡和发自内心的狂热两种神情的脸庞上,在此刻,却浮现了第三种表情——混杂着爱憎、夹糅着怒意的复杂,甚至带有些微的扭曲。

  “疯、不、觉。”鬼骁一字一顿的缓慢说道,吐字清晰。他的眼眸危险的眯起,带着爆发前的汹涌与激荡,“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他将头微微低下,有几缕偏长的红发垂到了封不觉的身上。明明只是一个角度的细微调整,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像骤然缩短一般,甚至产生出一种过于暧昧的奇异氛围。

  而封不觉却仍是瞪着死鱼眼,皮笑肉不笑的回应道:“不得不说,你的身高和年龄,让你的话听起来一点威胁力也没有啊。”

  封不觉踩鬼骁的死穴踩得极准,所以鬼骁的脸不出意外的黑成锅底,但他不怒反笑,虽然带着一股子冷厉的味道。

  “你想体验一下我的……威胁力吗?”他的尾音微微上翘,带出一股调侃的意味。

  “这迷之发展方向……”禅哥虚着眼吐槽道。 

  鸿鹄在一旁神情复杂。

  正在这时,王叹之有了动作。他猛的发力推开鬼骁,力量之大和举动的突然性导致丝毫没有防备的鬼骁就真的这么被推回了原位置,他的表情阴晴不定,冷静下来后他已经开始情不自禁的反思起自己刚才的行为和言语——他居然被如此轻易的激怒了。

  平常生活中虽然也总是不免杀伐,但他从来都是抱着一种单纯完成任务的态度,心绪平静如一汪死水。随着力量的逐渐强大,他早已忘却发怒的感觉,也认识到一个人如果被情绪所左右后会造成的严重后果。直到今日遇见了疯不觉,他本该隐匿的情绪再三找上了他,像是在彰显自己的存在,以及告诉他——你仍不过是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人类。

  这个认知令鬼骁极度烦躁。

  而在此之际,那未知的攻击又来了——其势更烈。

【TBC】

刷了一点吞封,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

一次性把写的全发了(又名断后路系列),三千多呢!然后,下次更新时间不定(……)。

我现在的情况呢,简而言之就是,无尽的考试+卡文(ka da xi),嗯……唯一能说的大概就是——请相信我的坑品(?)咯!x

没什么想说的了,完

评论 ( 1 )
热度 ( 83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