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欺诈艺术》(西班牙篇⑨)

♟相关内容可查看 欺诈艺术 TAG

♟16.5.29初修

友情提示:高能预警,含虐慎入,尤其是叹厨;看十七时请务必缓慢仔细配合bgm阅读。

推荐BGM:《天涯》排骨

♢十六

  游行大队浩浩荡荡的向远方行进,已然远离了这片区域。跫然足音也像潮水离岸般越来越远,直至微不可闻。此时的街道竟是异常的空荡寂静,丝毫不见先前的盛景,仿佛那浩大的场面只不过是被人凭空臆想出来的画面。而空气中此刻似有一种不安定的因子在持续发酵。

  梦惊禅的神情有些猗郁,他无奈的咧了咧嘴,长叹一口气,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我说……疯兄,你的后手还真不少啊。”

  “过奖。”封不觉连眼皮都没有翻动一下,仍定定的看着车顶,目光灼热的似是要将其盯出一个洞一般。

  “我们不过是想寻求合作,并不是单方面的榨取,从'尝试'的那段时间里你应该也能看到我们的诚意,而今你做到这个程度……有些过了。”禅哥点了根烟,语毕,缓缓吐出一口浓雾。

  “不说过去,只谈现在。”觉哥挑眉,瞪着一双死鱼眼有气无力的说,“就拿这次这事来说吧,当你们表明来意的时候我就已经表明了态度,有果必有因,你们现在所得的果,即是你们那时种下的因。既然你们选择了这条道路,就应该无悔的走下去。况且,这事情从本质上来说,类似于多米诺骨牌,即便你想中途喊停,也并没有什么卵用。你们的行为,站在我的观点看来,用现在流行一点的话来说大概就是'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作完'之类的吧……好像打击的有点过,那我还是劝慰一下你们好了:回到秩序大本营,一切都听你们的,干巴爹!”

  “不得不吐槽一句,真是让人听了后一点动力也没有的鼓舞啊……”禅哥虚着眼道。

  但其实还有一句话,封不觉没有说出来。

  ——而你们,回的去吗?
 
♢十七

  被人覘视的感觉越发明显,鬼骁不悦的锁紧眉头。

  究竟在哪儿……

  他合上了双目,开始感知周围的一切。

  没有异常。

  没有异常。

  没有异常。

  接连不断的正常接踵而至,但这些并未使鬼骁的精神有所松懈,相反,他的神经愈发紧绷。直到那一抹不自然终于脱去伪装,将狰狞的獠牙毫无保留的显现出来。

  鬼骁猛的睁开双眼看向车顶,眸光慑人。与此同时,车顶突然被一股巨大的不知名的外力穿出一个孔洞。那东西以迅雷般的速度裹挟着慑人的气势,穿透了在那力量面前宛如薄纸一般脆弱的车壳,直直的射入车内——一枚高速旋转着的暗红色特制子弹。而它的目标是……封不觉。

  吞天鬼骁的瞳孔骤然缩紧,心中的疑问呈指数图像般爆炸递增,可他的动作却没有半分迟疑,全速出手。

  封不觉并不是能力者,如果被这种未知类型的“非常规”子弹击中,后果不堪设想。轻则致残,而最大的可能则是——重则致命。

  面临如此危局,封不觉仍是同先前一样,仿佛早已预料到那样,无惊无惧的看着那射向自己的子弹,神情坦然自若。而下一刻,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王叹之挡在了封不觉的面前。

  他的速度甚至超过了鬼骁,整个人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决绝。

  封不觉的神情在最近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中首次出现了波动,不,不仅仅是波动这样轻描淡写的两字所能表达的深邃,那是……惊涛骇浪。

  王叹之突如其来的动作打乱了鬼骁预计的防御路线,匆忙之中更换的不再完美的方案,已无法完全抵御这动若雷霆般的一击。那子弹再被鬼骁的能力湮没大半后,仅剩的一星弹片仍保持着原有的力量沿既定的轨迹前进。封不觉眸光暗沉,此时,不仅是鬼骁,就连鸿鹄和梦惊禅也感受到了那份令人眩晕的扭曲感。

  弹片像匕首般猛的投掷在王叹之的身上,没入他的身体,带出一阵震颤。在最初短暂的麻痹后,紧随而至的,是令人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被击成碎片的骨头碎片在体内向四周迸射,对身体造成了更为严重的二次伤害。

  由神经传递向大脑的连绵不断的疼痛感,一波又一波的接连涌来。那股痛感就像万千个TNT在王叹之的脑海中同时爆炸,震的他整个人都眼前发黑,连带着嗡嗡作响的耳鸣。他亚麻色的衣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濡湿了一片,那色泽以一种近似疯狂的速度迅速晕开,变为深色的衣料是那么刺眼。封不觉感到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同时向他席卷而来的,是海啸般足以将他整个人都吞没的巨大痛苦。

  他的确知道这颗子弹的到来。可因为他的认知决策失误,以及……对王叹之的误判,使得计划偏离了轨道,开始向着未知的最坏的方向发展。

  他所布置的一枪,打在了自己最爱的人的身体上。这样的事所带来的感觉,对封不觉来说,犹如万箭攒心。

  王叹之的脸上仍带着同往常无数个日子一般的温柔笑意,暖的炙人,宛若北半球七月的太阳。他英俊的面庞因大量失血而显得异常苍白。他的嘴唇无可自遏的轻颤,有一丝血迹顺着他的嘴角滑落,蜿蜒出一道令人心颤的痕迹。那鲜红的色泽就像这个人一样,温柔又炽烈,内敛而深沉。他将自己的爱埋得那么深,深得令人无法察觉。

  整个人,无端的好,好的令人心颤。

  他将眸光尽数倾注在封不觉身上,仿佛想要将自己的爱恋也全部传达给眼前的人。

  “……很……爱你。”他突然道,吐字吃力却又那么清晰,说到最后,他的话几乎化作一声细微悠长的叹息。

  他知道自己快没有时间了,有的曾在心底说过无数次的话如果再不说出口,恐怕这辈子也再没有机会说了。有人说,人的一生中有70%的精力被用来思考。若是不想太多,坦诚一些,是不是可以将心底想的话全都说出来?或是找个恰当的时间,做好充足的准备,然后一字一句郑重的说出口。不管怎样,至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吧?

  突如其来的告白令封不觉呆滞了一瞬,他微微低头,额前的刘海在他的眼前投下一片浓密的阴影,遮蔽了他眸中瞬息间呼啸而过的所有神情。接着,他似是怕惊扰了王叹之,带着一份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颤抖,哄孩子一样的道:“嗯,我们……在一起吧。”

  我也爱你……所以答应我,不要睡,王叹之。

  “……嗯。”王叹之温润的黑曜石般的眸子无神的半眯着,嘴角的笑意却加深了,只是他的手甚至已经无力触摸封不觉的脸。

  我一直厌恶无法帮到你的自己,一直以来自己肩负所有的一切……辛苦了。但即便如此,我仍渴望知道一切,哪怕只是能和你共担这份压力也好。丢失了的那些碎片般零星的记忆,即便不堪,我也想重新取回。总有一天,我会控制住界限后的“本我”,得到力量,与你并肩,共面风雨。这是我原本的期望,只可惜,好像无法实现了。

  再见,封不觉,我所深爱之人。

  王叹之意识中最后的感觉,是嘴唇被亲吻碰触的柔软温热,是咸涩的水滴的味道,是口腔中蔓延的蓝黑墨水般的铁锈味。

  他的手无力垂下,温热的面庞上仍然带笑。好像他只不过是小憩片刻,等休息够了又会重新睁开眼睛,届时莹亮的光会点亮他温润的眸子,整个人又会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同过去进行的无数次日常一般,看着封不觉,含笑唤道:“觉哥。”

  清朗的声线下,所流淌出两个字,那么轻盈,却又那么沉重。

  “觉哥。”
 
 
【TBC】

  好好好,小叹吃了便当,挂了主角之一,写不下去啦!全文完!!!(ni)

  好了,放下你们手中的刀片,让我们言归正传……小叹肯定得吐便当这事用腮帮子想都能想出来,至于时间……本篇是没希望了,放心吧各位。

  我把自己写哭了……妈的智障。(真是迷一样的泪点)

  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两到三次更新España就完了,这篇写完后后续一系列事情会比较杂,到时候再说吧。

评论 ( 15 )
热度 ( 65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