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惊悚乐园/贩罪】《欺诈艺术》(西班牙篇<十一>)

♟相关内容可查看 欺诈艺术 TAG

♢二十

  鬼骁表面上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但目光却一直在密切的观察着古小灵对于自己言语的反应,果然同他想的那样,很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次伏击的目的。她所做出的一切攻击行为都是由那个人背后操控的,那个名为疯不觉的男人。

  既然问不出什么,那好像也就没有理由继续白白耗费时间了。

  鬼骁后足微侧,在一触即发的当下竟然隐隐露出一丝夹杂着血腥气的笑意,他抬起握有太刀的手,用反射着雪亮寒光的尖锐刀尖直对古小灵,他毫不拖泥带水的说:“开战吧!”

  狭小的房间里仿佛顿时刮起了一股凛冽的寒风,带着逼人的凌厉。窗帘晃动,巨大的杀气平地而起,然而就在这时,一直面色深沉的古小灵突然轻轻一笑,仿佛是变戏法一般,一把同样经过改造的M609小口径炫发弹手枪突然出现在她的手上。

  “你当我是七岁的小女孩,什么人的话都信吗?”她不屑的说,同时干脆利落的出手。

  完美的角度,平稳的起手,不足百米的距离,0.05秒的间隔,生与死的距离……本应是这样。可出乎意料的事,总不只有那么零星两件。接下来发生的事令古小灵深刻的感到自己从一开始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一个足以致命的错误。这个错误并不是她低估了对手,而是她根本没有认识到正面攻击绝对毫无胜算的现实。即使在封不觉的再三强调与提醒下,她所做出的自认万全的准备,在绝对实力的碾压下,竟还是显得如此单薄。

  ——这个人的体术的确担的上世界第一的名号。

  鬼骁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和一种常人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闪过了这一击,同时像已经做过无数次那样样,他娴熟的反身将高速旋转的特制子弹劈作两半。古小灵甚至没有按动第二次扳机的机会,吞天鬼骁的身影便已然逼上,像极了一个如影随形的噩梦。古小灵的视野中顿时被一双隐隐泛红的眸子所填满,她甚至能感受到其中仿若有熊熊火焰正在冲天燃烧,冷汗瞬间濡湿她的后背。她甚至已经看到莹亮的刀面上清楚的映出的自己的脸……

  那是什么样的表情,惊愕亦或是来不及反应的淡漠?真是狼狈啊,这样的自己……

  她坦然闭目。

  可最后传来的却并不是想象中的利刃入肉的闷响,而是如金石相碰般所发出的清脆响亮的铿锵之音。

  古小灵的双眼陡然睁开,在看清来人后,她的一双古灵精怪的眸子中欢欣雀跃的情绪多的甚至要满溢而出,整个人仿佛都附上了一种幸福的光泽。方才千钧一发的危险就像不曾发生过一样。

  “若雨……”她低低唤道,更像是说给自己听,“你来了。”

  来者面色如附冰霜,一双眸子夹杂着愠怒和难掩的担忧。

  被格挡开的鬼骁有些兴味的看了一眼突然出现并成功挡下自己一击的女子,最终,他的目光定格在她手中所持的泛着青碧色的剑上。

“你是似雨若离?”

  回应他的是一记朴实无华却又暗藏杀机的横斩,剑气慑人。

  这是冷兵器的对决,是剑士的战斗。

  鬼骁狠狠地回劈,两人你来我往,速度快的宛如两道彩色的虹光。古小灵已暂时脱离了战圈,但她的表情却又开始初见黎若雨的兴奋逐渐转变为深深的忧虑。她能看出来,吞天鬼骁并没有尽全力出手,并且……游刃有余。

  一束剑光忽然以一个极为刁钻古怪的角度向黎若雨袭来,她猛的扭身回击,动作如游鱼般灵活,终于堪堪闪过,挡住了这惊险一击。但还是有一截乌发被剑气削落,飞舞飘落,像折翼的蝴蝶。

  随着战局的白热化,二人间的战斗愈发险象迭生,古小灵握紧了手中的枪,眉宇紧皱。但接下来,令她无比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鬼骁突然收敛了兴奋噬战的神情,放缓了动作,继而加大力道猛的逼退了黎若雨如暴雨式的进攻。

  梦惊禅和他的“联结”断了,有什么事发生了。他心中不详的预感疯狂蔓延发酵。

  鬼骁当即立断,不再恋战,想要抽身而去。可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猛然笼罩了他,对危险的本能反应令他下意识绷紧神经积蓄力量。

  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这种面对对己有致命危害的危机预警。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忘记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疯不觉到底准备了多少后手。他几乎要忍不住破口而出的咒骂。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偏偏是像海浪般连绵不绝的车轮战,每次都在他即将认为“这就是结束”的时候,再次给予他下一个令他措手不及的“惊喜”。鬼骁恨的磨牙,然而下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就丧失了对周围事物的一切感知能力,紧接着, 一股尖锐的疼痛和相伴而来的全身麻木的感觉突然袭击了他,令他无法自制的扭曲了身形。

  ——他受伤了。

  精准的嵌进脖颈下方十五厘米处的外形奇特的微小物体破开了鬼骁的肌体,莹蓝的尾炎如同氢气燃烧,随着那不知名物体的深入,全身麻痹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但不知为何却并没有血液流出。

  鬼骁现在只觉得自己心好累。

  被欺骗,被车轮战,被暗算,被多打一,被下药……他只感觉经历过今天这一天就让他几乎丧失了对人类社会的所有美好期盼。

  接下来看到的一切更是让他肝疼肾疼蛋疼全身疼。

  房间走进了三个男人——两个从未见过的男人以及疯不觉。

  鬼骁倚着墙半躺在地上,因为药效,他现在全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还能勉强滚动。
 
  两个陌生人中较矮的那个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湛蓝的眸子中涌动着好奇。而较高的那个则直接三步并作两步走的去到古小灵和黎若雨的面前,开口便道:“谁是'何塞-玛利亚'小姐?”

  听闻这话,黎若雨的眼中闪过一丝困惑,然后平静的微微摇头。而古小灵则是立刻有了反应,她马上就回问道:“你是'何塞-玛利亚'先生?”

  听到这话,神钥知道自己找对了人,点了点头。古小灵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封不觉,封不觉回以她一个肯定的眼神,见此,古小灵也不再拖延,动作迅速的掏出一个弹匣模样的黑色小盒子,毫不留恋的丢给了神钥。

  “那这个现在就由你保存了。”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嗯。”神钥收起黑匣,转头看向枪匠,“我们走吧。”

  “这么快?”枪匠问。

  “不然你以为?”神钥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鬼骁看到现在也算彻底明白了之前古小灵所说的那句“不仅是现在,在不久的将来秩序想要得到的那些东西也同样会由何塞-玛利亚来保管”的含义。

  真是恶趣味的设计。

  这么想着,不知名的强效药所附带的安眠效果带来的像黑色帷幕般沉重深厚的浓烈睡意将他带入了一片黑暗。

♢二十一

  “你真的决定这么做?”神钥看着封不觉将王叹之安置在他临时开的车的后座,挑眉说。

  “还有第二种办法吗。”封不觉头也不抬的回道,手中动作不停。

  “你应该知道天一那个混球的一贯作风——拒绝一切麻烦,混吃等死。”微顿半秒思考片刻,神钥又补充了一句,“虽然他死不了。”

  “尽管知道这是下策中的下策,但现如今已经没有可选择的路了。”封不觉说,“并且,如果我估计的没错,这件事的发生在天一的计划之内,他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因为这是他想看到的结果,他所希望的现实。”

  “你的'REWRITE'还不能用吗?”枪匠突然插话道。

  “所以我说,这是天一所期望看到的结果。”封不觉冷漠的勾起唇角,目光阴寒,“二阶魂意无法使用,能力仅被局限于'零时差演算',所以我只能看透事件而无法作出人为干预。但'那个天赋'的存在,又让我能使局面始终处于可控状态,不至于彻底脱离正轨,真是……”

  让人厌恶至极的存在啊。

  “他就先拜托你们了……我还有一点事需要处理。”封不觉隔着一层透明的映满路旁树影的玻璃,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叹之,然后,转身而去。他的双手无意识的握紧,骨节泛白。

  树影斑斑驳驳,他的心也斑斑驳驳,似是同样被树荫笼罩。

【TBC】

  现在是凌晨一点。

  半夜赶完这段,心情复杂。这段打戏卡了我至少一个半月,于是原本计划的两万五硬生生变成了三万七……

  本章有微量黎古出没。

  下次完结,近五千字吧。

  没错……我写着写着又超预期了。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显然已经习惯了。

评论 ( 7 )
热度 ( 61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