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苦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相声演员

《不知者无畏》

♢惊悚乐园/叹封

*这是一辆八千字的……加长林肯[pei

司机黄绿:一岁一枯荣 @一岁一枯荣   司机阿斯:阿斯巴苦@自己

 

*又名《黄绿阿斯对于叹封的爱的双人车》 简称《三斯双人车》

文风有差别,全文有毒慎点

 

*高能预警关键词:旗袍、落地窗

 

*这车开了一个周,身心俱疲,我们是要干大事的人x

 

 

 [惊悚乐园/叹封]《不知者无畏》       16.7.15-21

 

黄绿[一岁一枯荣@tracico]:

 

       封不觉是个自信的男人。

  

  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审美品味,所以他一直大言不惭地称自己为“具有较高审美能力和娴熟创造技巧并从事艺术创作劳动而有一定成就的艺术工作者”,即使一直被若雨吐槽“审美一点都不像个基佬”。

  

  然而此时他罕见地动摇了。

  

  此时的王叹之身着一件亮红色短款旗袍,上身的布料撑得紧紧的,隐约绷出胸腹肌肉的轮廓。无袖的设计露出他一点也不圆润的结实肩膀,光裸的双臂上还留着几道淡红色的抓痕。锻炼合度肌理流畅的一双长腿被黑色过膝吊带袜所包裹,裸露的一截大腿上袜带向上延伸消失在旗袍下摆的边缘。墨绿色的老头裤衩从旗袍侧边的开叉里露出来,与亮红的旗袍产生剧烈的色彩冲击。

  

  一手还握在浴室的门把上,封不觉看着浴室里面正试图拉上后背上拉链的王叹之,喉结上下滚动一下,陷入了沉默。

  

  理智告诉他王叹之现在的打扮足以吓哭小学生,然而生理反应告诉他自己对此感到兴奋。

  

  难不成自己是个变态?

  

  封不觉用了不到一个反手锁门的时间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只见他很冷静地问到:“你没垫胸垫啊?”

  

  

    ——男人变态有什么错!

  

  >>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封不觉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盯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愣了三秒之后意识到自己正躺在王叹之家新换的KING SIZE大床上,继而想起这是自己走入人生坟墓的第三个早……不,下午。

 

    瞄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封不觉开始严肃考虑要不要分床睡了,灵能力者精力充沛有的时候也不是好事。

 

    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听骨头发出一连串“咯咯嘣嘣”的脆响,瞄了一眼身侧发现人不在,估计是先起来了。打着呵欠下床捡起昨晚胡乱丢在地板上的睡裤套上,赤着上身推开了卧室门。

    

    王叹之正在客厅里拿着壁纸刀裁箱子,听见门轴转动的声音要打招呼,一抬头看见封不觉光裸苍白的上身上斑驳的痕迹,声音直接卡在干涩的嗓子里。

    

    等封不觉直接转进了洗手间他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清了清嗓子,王叹之装作若无其事地开口:“觉哥早啊,怎么不穿上衣?”

    

    封不觉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出来:“不早了,衣冠禽兽先生。我想你肯定能想起我的纽扣是怎样脱离睡衣的,如果你昨晚没有片段性失忆的话。”

    

    王叹之干咳两声,视线转移回手上的包裹上,一边三下五除二拆开了纸箱,一边转移话题:“小灵她们从荷兰寄了跨国快递过来,今天中午刚到,说是……新婚礼物。”

    

    “她们不是忙着参加长辈的朋友的孙子的同学和他的室友的婚礼吗,”封不觉挠着一头乱发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有什么东西不能回国的时候一起带回来……算了,土豪是不能以常理估测的。”

    

    王叹之这个时候已经利索地拆开了里面几层泡泡纸,看着里面的东西,眼角抽动。

 

    封不觉凑过来瞅了一眼:“豁——这潜台词太明显了,‘新婚快乐祝情比海深白头偕老性生活和谐一点道具聊表心意’……挺丰富的嘛。”

 

    王叹之冷汗都下来了:“何止是丰富啊……好多东西完全不知道怎么用啊!”

 

    “然而你跃跃欲试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封不觉摸索了一下扯出那件色彩扎眼的亮红色布料,抖开仔细端详:“你盯着的是旗袍吗……反正我是不会穿的。”

 

    他迎着王叹之略显失望的目光,若有所思地开口:“要不然你穿穿看?我也挺想看的……你要是没勾引到我,今天晚上你就去睡客房好了。”

    

    >>

    

    听到封不觉的声音,王叹之摸索着拉拉链的手停了一下:“没,塞不进去了。”

 

    他们说的是包裹里一并寄来的硅胶胸垫,能粘身上的那种,封不觉亲手测试过,弹性颇佳。

    

    封不觉倍感遗憾地叹了口气,凑近帮王叹之拉拉链,拉链到腰部往上一点的位置就死活拉不上去了。封不觉松开手,指尖拨弄着王叹之颈部的碎发,低笑一声:“算了,一会旗袍都给你撑破了……再说这样也不方便活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车部分戳我比哈特

—————————————————————————————

阿斯[阿斯巴苦@asiaini]:

此时是封不觉走入自己人生坟墓的第四个早……不,下午。

 

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后,他下意识的摸起手机。发现有一条被弹出来的电子邮件收件箱提醒。

 

他半眯着眼戳开后,发现上面只有简洁明了的一句话……

 

  使用体验如何?

 

  发件人:古小灵

 

  真是……很好啊。

 

  封不觉揉了揉直不起来的腰,翻了个白眼。

 

                        [END]

 

 

[后记]:

 

黄绿:这次的双人车诞生了一位司机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证明每个人都有未被发觉的才能!其实一开始是奔着辣眼睛去的,但是没想到小叹穿旗袍也能这么苏啊……

 

阿斯:和黄绿太太在很久以前约了这辆双人车,一个周的时间,传了四次,八千字,也算迎来了一个好的结局。感谢黄总和自己没因为假期的安逸坑了这车……

人生第一次开车想想还有点小激动(x)由一开始身为清流的坚守到后来的[哔——],简直见证清流堕落全过程[[

黄总是个非常可靠的老司机,能在你卡文时传授你一切可以让剧情继续发展的神奇体位。所以你不要整天想着降价了

最后,欢迎来我们产粮群玩,比哈特

评论 ( 29 )
热度 ( 279 )

© 阿斯巴苦 | Powered by LOFTER